lego logo

莫乃光 @ 就《特區政府處理菲律賓人質事件的工作辯論》的發言 (2013.10.23)

2013-10-24

主席,馬尼拉人質事件過了三年,香港政府面對菲律賓政府一酬莫展,不只是人質死難者家屬和生還者的傷痛,實在是香港的一個恥辱。

我上星期六在收音機聽到生還者李瀅銓女士的香港家書,她用了三個字母形容特區政府跟進事件的態度,真的是三個字母:「hea」。

李女士的信的內容,令我非常感動。她令我覺得,受害者的悲哀可能已經漸漸過去,取而代之的,是憤怒。他們很理志,她說:「不想由無辜的基層弱勢民眾來承擔他們無能的政府的錯,我們要求的是公義,決不能在追尋公義的路上,只想到自己的事,而放棄了關懷和保障弱勢社群權益這個社會公義的基本原則。」我們香港人應該最明白這道理,因為如果這樣要民眾代罪,我們香港人就有排受了,我們的政府咁無能,咁錯!

所以,李女士說,「要制裁菲律賓,還有很多方法,香港政府可以在政治、外交、經貿上都進行制裁措施。」我不想再浪費時間重複香港和菲律賓的貿易逆差等等,這些香港手上政府沒有用的武器。但政府唔做,我們都要做俾菲律賓和香港政府睇。

我有兩個好朋友,都是資訊保安的專家,他們以民間自發的「全民制裁菲律賓」facebook網頁,呼籲市民抵制菲律賓的產品和服務,除了這個民間主導的經濟行動之外,他們還有一個重要的建議,就是保持香港對菲律賓的黑色旅遊警示。

這兩位資訊保安專家,對保安的敏感度非常高,他們對菲律賓都很熟悉,其中一位曾經參與跨國公司對菲律賓的安全評估,決定是否在當地舉行公司高層的會議,結果幾位專家都決定,諗都唔好諗!菲律賓經常發生綁架案,並且全部保安荷槍實彈,我自己幾年前去馬尼拉公幹,出入酒店和商場都要安檢,檢查吓有無槍喎!但係我見佢有時檢有時唔檢喎,但枱上面又真係有幾把槍檢咗出來,暫時擺響度,你話幾恐怖。

嗱,這些情況是2010前的事,即是說,香港政府應該在馬尼拉香港人質事件發生前就察覺到菲律賓的危險,早就應該警示,在人質事件後先實施已經遲了,現在也看不出理由可說菲律賓已經變得安全咗。

這些保安專家亦指出:香港旅遊警示系統比英、美、澳洲等地的系統簡陋,缺乏資訊及更新,容易令人對遊菲的人生安全警覺鬆懈。明報比較過,英、美、澳的旅遊警示網頁十分詳盡列出菲律賓的各種資料,包括過往發生的罪案、恐襲、天災等,英國更列出幾日前發生的地震,反觀本港旅遊警示只簡單列出包括人質事件等4宗過往發生事件,又係咁hea。

明報話,保安局回應竟然夠膽話,外遊警示網頁已連結至內地、澳、英和加拿大的旅遊風險資料,方便市民作全面參考喎。我話佢哋二次創作,定係推卸責任?係hea上加hea!

主席,聽說馬尼拉市長將會來香港,可以講是些少負荊請罪,他說會代表馬尼拉市民道歉,這也是個好的姿勢,不過,菲律賓總統是無人可以代替的,因為他是自己直接參與當晚營救過程,他的笑容,香港人是難以忘記的,所以,他自己的道歉,是必須的。

不過,就算他道歉了,香港對菲律賓的抵制可能可以取消,但外遊警示就不應解除,因為仍然係危險呀!

總之,好似李女士所講,特區政府要挺直腰骨,因為道理在我們這邊,不要丟我們的「架」。如果政府無腰骨,我們香港人就先自己有腰骨,抵制菲律賓貨。

多謝主席。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