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莫乃光 @ 就《跟進斯諾登先生披露美國政府入侵本港電腦系統一事》議案的修正案發言 (2013.07.18)

2013-07-19

1. 主席,我感謝馬逄國議員提出這個本年度的最後一個議案 。原議案的措詞我並不反對,我亦希望同事支持我和另外兩位議員提出的修正案,特別是我希望解釋一下我的修正案,在馬逢國議員的議案內容加強了對美國政府的要求,我希望香港政府不只要求美國政府澄清,更應該「向美國政府追究責任,要求美國政府停止竊取香港網絡數據及立即銷毀取得的資料」。

2. 斯諾登先生離開香港已經幾個星期,我們一方面關心他的去向,亦同時感謝他揭開了美國政府不為人知的監察通訊的黑暗一面,這幾星期,全球人民陸續發現,無論是五大州每一角落,無論是美國的所謂盟友或所謂敵人,甚至反而特別是盟友和所謂策略性合作伙伴,才正是美國監察對象,並且不止美國政府,全世界不少西方大國都是這樣。

3. 這些政府打著國家安全和反恐的旗號,蒐集並分析普通公民的網上數據,為若公民知道自己網上一舉一動被全天候監視,可能會因為害怕成為監控對象而對網上行為自我審查,造成寒蟬效應,減弱監督政府和民主。相反,至今仍然沒有中立的研究或數據顯示,這樣採集網絡數據真的對反恐和預防恐怖襲擊有可以驗證的成效。

4. 不過,我希望我們同事今天就這議案的辯論,不要只成為反對美國監控的政治表態,甚至互相指控說有些人雙重標準,點解不向美國政府表態,反對他們的行為,因為我真心不想這成為我們香港自己不必要的分化。其實,過去幾個星期我收過不少電郵,有市民質詢我點解無抗議美國政府的行為,我說,我早於事發後的週末即係六月十五日,我已經參與美國領事館外的示威,發言要求美國政府交代,當時同我在場的立法會議員,還有梁國雄議員。

5. 除了去遊行,我在上次立法會緊急口頭質詢時問保安局局長,他曾否、會否向美國政府跟進,有定無!他當時回應是無回應。一個星期後,斯諾登走咗後,先出來好肉緊地話,已經向美國政府要求交代。但到而家仲未有結果。

6. 兩星期前我亦向私隱專員發信,要求他們主動調查美國政府入侵香港網絡情況。私隱專員回信,指「對境外資料使用者無管轄權」和「入侵活動屬於國家行為」,因而「無權作出適當的跟進」喎,私隱專員仲話他已經「知悉」保安局局長已經致函美國政府,他會「敦請政府當局積極跟進,早日向全港市民作出交代,以釋除大家的疑慮」。一個波又踢返去政府那邊!

7. 主席,兩個星期前我亦發信到特首辦,除了要求交代向美國政府要求解釋網絡監察情況,追究責任,我亦關注到在事件中香港和中央政府的關係,特別是香港政府會否向中央政府要求協助,向美國政府要求解釋。我認為,這次事件的確涉及國家和外交層面的事宜,要求中央協助即使在一國兩制下都未必是問題,但政府有責任向市民澄清,現在和將來在什麼情況或條件下,方會向中央政府尋求協助,先講清楚給香港人知道,比做完才告訴我們好。所以,我在給特首辦的信,和今日修正案的第三條,都希望政府澄清這一點。我在此亦告訴大家,特首辦是未回答我這七月三日發出的信件的。

8. 主席,我的修正案的第一點,是「制定相關政策,提升香港中小企的資訊保安,包括協助採用更多本地研發的世界級資訊保安技術…進一步支持本地資訊科技研究工作,以及製造對本地資訊科技產品的需求」。的確,斯諾登事件令香港人關注我們的政府或基建是否有能力面對國家級的、來自情報機關的入侵,但真正的問題,香港每天實際在面對的,其實是普通黑客對香港一般用戶和中小企的攻擊,現在我們的真正問題,是我們日夜在擔心如何防範間諜入侵,但其實中門大開,小偷出出入入反而唔理!

9. 所以,約兩星期前,我聯同盧偉國議員和一班IT界的人士和團體,包括一些製作世界級網絡保安系統香港本地公司,開了一個記者會,要求香港政府加強支換本土科技發展,增加採購本地產品和服務,令香港的這些本地有能力的企業和他們的產品,可以扎根本地,打出世界……

全文: http://charlesmok.blogspot.hk/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