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莫乃光 @ 立法會就『警方於旺角協助執行禁制令及處理公眾集會的手法的休會辯論』的發言 (2014.12.04)

2014-12-04

主席,我昨日下午到晚上一直在聽各位議員同事就這個關於警方自11月底在旺角協助執行禁制令及處理公眾集會的手法的休會辯論,我感到的,是香港遇到這麼大的挑戰時,我們議會的議員和代表政府的官員,大部分仍然沒有正視我們面對的問題,以我們各自的政治立場來定我們講的說話。

反對佔中,就一定要百分百支持警察,無論他們做了什麼。支持爭取真普選,就要百分百支持任何程度方法的抗爭行動。這件事件是這麼簡單的嗎?

大家試吓客觀些地看,在這兩星期至這幾天新聞片段所見的,而主席,請容許我舉出部分例子可能並非來自旺角的衝突,而是來自週末金鐘的衝突,不過很明顯警方的處理手法和部分警員的行為,都是一致的,是同樣地忘記專業操守,情緒失控,使用過度暴力,即使是在挑釁之下的,也不適當,但我們亦從報導和畫面中看到,極可能部分出現的暴力,並非是在挑釁後才發生的。

當然,我絕不是說所有的警員都是如此,但的確有發生過的,大家這兩天聽到議員舉的例子,在腦海中可能重現大家在電視機或者電腦螢幕前看過的畫面:有人說過,拉女示威者返差館強姦,無論當時情況是怎樣,這樣的說話,可以接受嗎?講吓都唔得,想吓都唔得呀,仲點可以當無事?

有一位警司對住頭揼揼正在離開的市民,隨手一棍毆落去;揸住警棍的人,特別是高級的警官,一時忍唔住,可以接受嗎?這分明是主動出擊,絕對不可以接受這樣出手,想吓都唔得呀,仲點可以當無事?但警方可以安排突然提早退休,是不是因為自己人做事是不會錯的,否則,就會影響警隊士氣。

昨日的新聞片,講述了不少被補者的待遇,天冷啦,警察還要開風扇吹他們,無被蓋,只有垃圾袋,有朋友問我,啲警察是不是心理變態,還是他們睇得啲八十年代講返六十年代的警察港產片多,話已經算對你們好了,還是他們根本仍然是這樣對啲犯人的呢?這樣的野蠻行為,可以接受嗎?想吓都唔得呀,竟然在廿一世紀的世界國際城市香港發生?

但局長昨天的發言,真的令我覺得,已經昇華到一部環保錄音機的地步,因為他不只講來講去都是那些,並且今次講同上次講都完全一樣才是夠哂循環再用,機是錄音機,播完可以再播,帶都不用在錄過,可以再用,夠哂環保呀!我們在辯論的,是警察處理手法,是否過度使用暴力。局長環保錄音機一直在講的,佔中六十幾日影響市民生活,一路講這個故事講到禁制令,所以警方是有權協助執行禁制令,而禁制令不影響警方執法的權力,咁就可以用過度暴力嗎?可以合法打人嗎?當然不是全部警察都是如此,但即使是少數這樣做,就可以接受嗎?

全文: http://charlesmok.blogspot.hk/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