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資訊自由法》不能再拖(信報「專業議政」專欄)
2017-10-25

兩年前,香港一家非牟利公共服務新聞通訊社透過眾籌成立,透過深入調查揭發了不少重大公共事件,近日又揭發香港高鐵列車主樑採用未確認安全的鋁材。香港人願意支持傳媒調查真相,其實傳媒朋友進行採訪或調查、研究時,需要一些法例的支援才能順利工作,確保政府有妥善的歸檔、管理和保存檔案,而所有市民包括記者享有法定的知情權,才能協助他們追查事件的來龍去脈,因此「檔案法」和「資訊自由法」特別重要。

近日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在首份施政報告提及對訂立《檔案法》持開放態度,然而對訂立能保障公眾知情權的《資訊自由法》則全無提及。全球有超過一百個國家和地區已經就「檔案法」和「資訊自由法」立法,相信香港人無法想像原來我們在資訊自由方面如此落後:香港是極少數尚未就兩條法例立法的地區。我在今年與郭榮鏗議員、陳淑莊議員已經向立法會政制事務委員會和律政司呈交由檔案行動組草擬的《公共檔案條例草案》, 內容涵蓋成立具法定地位的「政府歷史檔案及檔案管理局」及設立政府檔案專員,對涉及社會及民生政策的重要公共檔案的保存、管理、公開及公眾查閱等事宜作出法律規定,亦針對科技發展加入了重要的條文,對政府公務透過電腦或電子裝置等產生的電子檔案同樣設有規定。

香港政府對《資訊自由法》立法拖延已超過二十年,至今市民仍只能透過毫無法律效力的《公開資料守則》索取政府資料,不過實際執行上千瘡百孔,無法保障市民知情權。《守則》的兩大問題,首先是政府部門可自行演繹擬索取資料是否屬於豁免範圍,政府部門若要刻意隱瞞絕非難事,再者《守則》並不適用於公營機構,只適用於政府部門,涵蓋範圍不足。

《公開資料守則》1995年頒布之後未曾作過任何修訂。香港大學新聞及傳媒研究中心副教授傅景華博士表示,過去兩次申訴專員進行主動調查,發現公開資料制度有問題,但政府繼續無視。他翻查政府及資料發現,按《公開資料守則》索取資料的數量逐年上升,過去兩年接近5200宗,但2016年索取資料被拒數量及比例創新高。

 

申訴專員公署的數字則顯示近年有關公開資料的投訴增加,平均45%的投訴被發現有失當之處,顯示政府單靠改善工作成效不足,必須透過立法處理。2014年申訴專員發表調查報告《香港的公開資料及檔案管理制度》亦已要求政府盡快立法。

2013年5月法律改革委員會正式設立「公開資料」及「檔案法」小組委員會,兩個小組一直被政府用作立法的擋箭牌,至今法律改革委員會兩個小組開會超過三十次仍未能發表報告,實在是令人摸不著頭腦。

上星期政府回覆我提出的質詢,法改會小組委員會終於計劃在2018年內「盡早」發表諮詢文件。由2013年研究至今,用上五年才開始諮詢,再寫報告讓政府考慮,一拖再拖,香港人還要等多久?

 
上周我就促請政府訂立《資訊自由法》召開記者會,會上香港記者協會執委林彥邦指出,過往經常有記者嘗試索取政府資料被拒,例如毒奶粉事件、港視發牌顧問報告、興德學校報告、2016年立法會選舉中重複投票人數等,均需長時間向申訴專員投訴。本土研究社成員林芷筠指出,民間團體進行有關規劃和土地的政策倡議和研究都需要運用《公開資料守則》,但過往他們嘗試索取有關丁屋申請和會所土地等資料,發現難度極高,希望立法令政府能更透明和用資料說服公眾。

我將與民間團體著手研究草擬《資訊自由法》私人草案,並會繼續爭取政府主動提出訂立《資訊自由法》。保障公眾索取資料的權利,肩負向市民問責的承諾,香港政府不能再拖。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