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以色列創科之匙:冒險精神和協作 (信報「專業議政」專欄)
2017-07-31

自1999年政府提倡推動創新科技發展開始,科研應用和商品化一直是本地大學和研發中心努力的目標。雖然政府投放大量資源亦產出不少出色的科技,但整體上予人感覺本港科技企業的技術含量與海外公司仍有一段距離,實驗室研發的新科技能夠成功引進市場仍有待加強。所謂官產學研、支援科研商品化、增強創投、培育科技人才,都是營造創科生態圈的關鍵。

 
昨天筆者剛結束早前隨立法會工商事務委員會到訪以色列的海外考察,研究當地政府的經驗,尤其是以色列推動產業研發、促進創科發展、再工業化方面的政策,以及與當地大學、研究機構、科技公司等業界交流。是次行程包括訪問以國政府經濟部、科技航天部和外交部,並參觀以色列國會、特拉維夫大學創科中心、耶路撒冷希伯來大學研發學系。我們亦考察多家科企和當地的大型海水化淡廠,加深了解其創新和科技應用的經驗。

 
了解局限 勇於挑戰

考察團星期一到訪以色列創新管理局(Israel Innovation Authority)。IIA作為資助創新活動和執行國家創新政策機關,前身為經濟部下的首席科學家辦公室, 後來「降格」成為IIA,目的就是要它更加獨立、運作彈性更大。以色列早於45年前已成立首席科學家辦公室,在創新政策上講究多方協作,包括政府支援、創投、學術、創業、跨國企業的合作,並集中建立國外市場為策略。以色列在創科的優勢,在於儲存系統,包括flash記憶體,再引伸至數據分析和人工智慧等;而政府配合政策,由1993年起已經引進創投基金公司,後來再集中促成孵化器和加速器模式企業,再加上高技術人員扣稅優惠政策。

 

IIA相當於香港的創新科技署,對資助創新研發的審批都比香港有彈性和效率,成功申請率達五成。令人汗顏的是,IIA的亞太區負責人特別指出,香港是亞洲唯一與以色列簽訂合作協議後,足足3年沒有寸進的地方。事實上,以色列駐港領事亦曾表示,兩地政府簽署研發合作計劃,只是私企合作研發,雙方政府會各自資助一半,但至今仍未展開。以色列多番帶團來港,但港府簽過協議、辦過論壇後,就不了了之,平白錯失良機。以色列希望找的是兩地公司合作機會,但港方缺乏專人負責支援,難以接觸香港業界,他們曾經找我協助聯繫學界和業界。

 

以色列對創新科技熱衷和成本相對低,但缺乏本土市場,必須依賴跨國企業支持。對跨國企業來說,在以色列收購初創企業,比自己研發划算,而且他們更發現,收購後最好還是把公司留在以色列,一方面建立自己的研發中心,另一方面更積極地收購當地企業。
政府明言支持冒險精神,擁抱失敗,彈性地支援由個人創業者以至大公司。這些年來,以色列創投活動一直增長,而因為跨國企業在以非常活躍,收購合併是創業公司exit的最主要途徑。最近便有Intel以153億美元收購Mobileye,成為以色列史上最大規模的一項科技收購。我們參觀地點之一的希伯來大學技術轉移公司Yissum,鼓勵教授平衡學術基礎研究與創業,並給予足夠誘因創業;但在香港的環境中,大學教授都不願投放時間於應用研究或創業上,只寧願多刊登學術論文或讓學生去試。這樣如何讓科技走出象牙塔面向市場?

 

總括此行,以色列予筆者最深印象是當地人了解面對局限而如何勇於挑戰。在天然資源、能源和創新政策的討論上,不論政府人員、商界、跨黨派國會議員,都不約而同指出,創新是他們唯一生存之道,國家的未來命脈繫於不怕失敗、勇於冒險的精神,可謂上下一心。這讓我們反思,香港面對同樣困境,如果不靠自己銳意創新,在全球激烈競爭之下,只會不進則退。我們的社會和政府,又有否同樣的求存和危機意識?

 

 
2017年7月31日刊於信報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