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六四三十:自由的代價(信報「專業議政」專欄)
2019-06-04

人生有幾多個30年?30年的時間,孩童都步入壯年,年輕人都變成中年人,成年人都開始踏入老年。1989年4月至6月在北京發生的民主運動,與當權者最終採取以完結整場運動的天安門屠殺,30年過去,什麼變了,什麼沒有變?

 

中國變了。八十年代在鄧小平管治下的中國開始改革開放,中國社會開始擁抱世界,在文化大革命10年浩劫後,文化界和知識分子圈中都有機會思考國家未來向什麼方向走。學生運動在胡耀邦逝世後應運而生,卻正好面對中國共產黨保守勢力的高牆,也許歷史可以繼續分析這場運動的策略和失敗的因果,但不爭的事實有二:一是學生們都是出自赤子之心,甚至沒有推翻政府的意圖,只是跪求對話和改革;二是軍隊向人民開火屠殺,必定是錯、違反人道和不可接受的罪行。

 

然而,30年過去,整整一代的內地年輕人根本沒有接觸過、聽過六四事件是什麼。官方立場,別說「平反六四」,總之繼續指其為「動亂」,中央果斷處理正確,更膽敢充滿自信地在國際場合說以暴力「平息動亂」才令國家穩定,經濟發展取得的成果有目共睹。顯然這說法帶有重大邏輯缺陷,因為執政者從來沒有、亦不能論證以證實殺人是唯一帶來穩定和發展的方法。在道德上,這種因果關係更是不能接受。

 

港人須堅持的東西

 

然而,享受這20多年經濟成果和國家民族認同的人民中,卻有不少人接受了這套思維,當然有更多的是企圖忘記或從未認識過六四屠城。不過,如果中央這種戰略是成功的,30年來他們也毋須如此鎮壓、封鎖消息,甚至繼續把異見者監禁。暴政之最殘酷者,無疑是以謊言竄改歷史,改變人民的思想,甚至顛倒黑白。在這30年,中國全都做了。

 

香港碩果僅存一部以六四為背景的紀錄片《沒有太陽的日子》之中,有令人印象深刻的一句:忘記也是一種暴行。真相被政權改寫才不是最嚴重、致命的,當人民都相信才是。德國的經驗,德國人是最清楚。

 

在這30年,香港也變了。香港殖民地變成中國的一部分;雖說「一國兩制」,但接受中國當權者那套世界觀的人愈來愈多,從六四後香港營救民運人士的獨特人道角色,變成連區區一個兩個異見人士都不能入境的一個普通中國城市。

 

香港人要再三被提醒,我們今天仍然享受的那些正在流失中的自由,是要我們雙手捍的。異見者不能親身入境,不過香港暫時仍然可以舉行像我前兩天參加的《劉曉波—抵抗北京的人》紀錄片放映會,而網上也可以觀看。

 

那天晚上,我看後非常感動,特別是劉曉波在他最後一次被捕前的訪問中的最後一段說話。

他說:「在中國生活就是這樣,你總要付出代價,如果你不選擇過我這種,一般人看來是風險非常高,付出非常大代價的生活,但是你如果不為這個付代價,你就會為其他方面付代價,比如說你要說謊,你要跟主流意識形態去走。

 

「如果你為了要找一份在國內收入比較好的工作,你就不能再關心這些六四的死難者,不能再發出批評政府的聲音,你真的想法就不能表達,為了這裏有一個比較好的物質生活。我寧願付這個有風險的代價,我也不願意做一個說謊的人,對不起自己良心的人。」

 

這種代價,香港人在這30年,愈來愈感同身受。幸好,至今香港不變的是,30年來繼續有這個全世界注視的維園燭光悼念,至少今年還有。選擇堅持、不願說謊的香港人,今晚維園見。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