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制訂《檔案法》體現民主問責(信報「專業為公」專欄)
2015-03-16

一直盛傳將會參選2016 年美國總統大選的希拉莉, 上星期二被《紐約時報》指她出任國務卿期間一直使用私人電子郵箱處理政府公務,報道指她不僅一直無開設聯邦政府電郵賬戶,也沒有按規定把電郵儲存到國務院的伺服器,質疑她刻意用私人賬戶是否有事隱瞞。事件引起極大爭議,根據美國法律,政府官員的郵件和信件必須在政府紀錄中存檔;而且私人信箱遭黑客入侵的風險頗高,所以希拉莉的做法被指不負責任,甚至可能違反美國的《聯邦檔案法》。

希拉莉於報道出街後翌日隨即在Twitter發文:「我希望公眾看到我的電郵。我已請國務院公布這些電郵。他們說,將在審查後盡快公布。」她希望完全開放資料,挽回公眾的信任,釋除對她工作透明度和道德的疑慮,開誠布公並非只說不做。不過,最新消息指出,希拉莉把電郵賬戶送檢前,已在六萬封電郵中刪除三萬封「私人電郵」;卻又無從考究其準則,令事件留有疑點。不過,在美國提倡資訊自由的文化下,即使不情願也得讓公眾監察,令政府運作更公開、更問責。

說起《檔案法》,全球大部分國家均有設立《檔案法》,保護政府公文之外,也可保障民眾的知情權。香港號稱國際先進城市,卻完全沒有規管政府如何處理檔案和決策文件的法例,特首參選時曾表示會積極研究訂立《檔案法》,但上任至今卻未見動靜。由於沒有法例規管,政府有大量文件根本不會留下記錄,市民連該文件曾經是否存在也不知道,遑論翻查內容了。

以雨傘運動為例,前檔案處處長朱福強曾經想委託學聯港大代表梁麗幗入禀高等法院申請禁制令,禁止特首梁振英銷毀雨傘運動期間所有政府決策及執法文件,但由於現時香港並無《檔案法》,能成功申請禁制令的機會不大,所以政府隨時可以銷毀決策檔案,市民亦無從查證。在電腦年代,電子通訊紀錄更加容易刪除,而相關的規管守則可能比實體文件更寬鬆,情況可說岌岌可危。

沒有《檔案法》,香港一直沿用《公開資料守則》至今已二十年,英國於2000年已把這項不具法律效力的行政守則制定成《資訊自由法》,以清晰的法律條文,規定政府官員對公民提供資訊的責任。惟香港至今依然只得毫無約束力的《守則》,公眾要成功取得資料,尚要經過多重行政手續,費時失事。

民主制度能有效運作的首要條件是公眾有知情權,如果社會無從得到政府文件,市民的知情權受剝奪,政府可以銷毀重要但對官方不利的檔案而毋須承擔法律責任,傳媒及市民對追查政府管治及官員問責,根本無憑無據。香港在保障公民知情權的工作,竟然落後於全球九十多個國家,實在令人難以置信。特區政府在公開資料方面,確須急起直追,開放數據及資料、提高資訊透明度,把監察政府的權利還給公民。

立法會議員
莫乃光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