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創新科技須勇往直前
2014-04-02

香港的創新之路

創新及科技局的政府文件即將提交立法會,梁振英一直隻字未提科技局的願景和策略,但每每對外稱希望建議能夠在立法會『順風順水』。若以航海冒險來比喻特區政府發展創新和科技的過程,香港的『創新及科技號』十幾年前經已決定尋找寶藏,但下海之後幾年海面風高浪急,其後為求安穩,少有冒險勇進。到了今天,我們的創新和科技產業尚在海上漂浮打轉。

政府即將換上新的船長重新起航,但我擔心若船長出海前方向未明,繼續因循舊航道,或者『只見大陸,不見全球』,香港的創新及科技產業不知何時才可追上全速發展創新經濟的地區。

我曾經多次撰文提倡制訂長遠的科技產業政策,適逢政府與財政預算案提出多項科技相關措施,本文參考其他國家政府對創新的視野,制訂、推動和量度創新的方式,以及提出本港可借鑒之處。

創新:不斷演變的概念

一直以來創新多數指將發明本身商品化,或將研究成果或創意轉為產品或服務。環視全球,各地政府都有定義創新定義和制訂可量度的指標,進行系統化的『創新審核』(Innovation Audit),將創新表現化成可衡量和追踪的指標,監察政府投入在創新方面所創造的效益。

歐盟委員會自2000年起量度有關27個歐盟國家的研究和創新表現,以及各國制度的相對優劣。最近公佈的2014年《歐盟創新計分牌》報告(Innovation Union Scoreboard indicators) 以25項指標評價各成員國的表現。指標分為三大類:驅動因素、企業活動和產出。指標共涵蓋八個範圍:人力資源、開放和吸引的研究體系、財務資源和資源、企業投資、串連與創業活動、知識產權、創新、經濟效果。

香港有關研發的統計數字主要來自政府統計署定期進行的《香港創新活動統計》,當中包括工商界、高等教育界和公營機構進行的技術創新和非技術創新活動的資料。創新及科技局成立後,是否應該檢視現有的統計,和研究一套更全面的創新活動指標?整合和追踪創新活動各環節的進展之餘,也方便和外國進行比較。

全球趨勢:重視非技術創新

不少科技界朋友殷殷企盼創新及科技局能打破困局,開創新景象。觀察所得,政府成立的新政策局傾向從經濟、技術、科研、產業的角度看待創新活動。但值得留意創新不能局限於科技,而應該是推動全社會發展。提高創新和競爭力的關鍵,還有非技術層面的創新。

各國經濟體系的創新活動已經不再只集中於科技和技術,逐漸注重社會創新和以更開放的方式進行、注重創新方向多於速度的『需求方創新』。根據《奧斯陸手冊》,技術性創新包括產品與服務的創新、流程與製作過程的創新,而非技術性創新則包括組織創新和營銷創新。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於2011年出版《需求方創新政策》,則將需求方創新政策分為六類:政府採購、法規、標準、消費者政策、用戶導向型創新計劃和領先市場的行動計劃。

歐盟各國對於創新的官方定義各有不同,而對創新的理解直接影響政府的政策和措施。例如歐盟在的創新方面的領先地區如丹麥、芬蘭、德國和瑞典,政策近年從注重科技改變為重視政府、公共領域和社會創新活動。

丹麥政府正在公共採購領域大力推動創新,頒發政策規則,促使公共部門節省開支和購買更多環保產品。芬蘭的十大創新策略中包括以『提高創新解決方案需求』為指導制定公共採購的原則和慣例等。流動電視風波已經揭示電訊條例和廣播條例的落伍過時。政府的角色除了資助技術研發,更重要是認真檢討一些明顯地落後的法例和引入獎勵創造社會效益的創新政策,而不是在法例局限創新的時候辯說法例『有前瞻性』。

創新及科技局的視野

在香港,政府投資科技基建、資助大學和研發中心、資助各種研發項目、促進大學與產業合作等,但自從成立創新及科技基金和不同的研發中心,政府較少檢討政府介入產業研發創新活動的原則、效益。至於政策是否達到產業發展的目的,亦沒有一套完整的指標能夠展示和追踪成果。缺乏恆常的創新政策研究和調查,靠多年才檢討資助計劃小修小補,在科技發展迅速的環境下,難以支持制訂和改良政策。

創新及科技局應促進多元化、跨行業和非技術層面的創新,為香港各項各業注入創新的文化,而不是只用硬件和資金繼續過去十幾年的模式。政府在鼓勵創業的同時,不妨亦借鑒成功企業為服務和產品不斷進行測試,透過有系統的方式偵測錯誤,重視反饋和全面量度成效,累計經驗並加快改良政策措施的週期。

立法會議員(資訊科技界)
莫乃光

刊於《信報財經新聞》2014.4.2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