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適度有為」之辯有何意義 (信報「專業為公」專欄)
2015-08-31

最近特首梁振英與建制派代表商界的議員就經濟政策哲學你來我往,成為一時熱話。特首稱周邊地區政府推動經濟十分有為,因此香港也必須放棄「積極不干預」的理念,改為引導和配合企業。他說只要影響到「港人利益」,特區政府都有責任「做點事」。

一時之間,社會都為兩個沒有實際內涵的詞語:「適度有為」和「積極不干預」爭辯不休。理論上,政府在經濟發展中有角色全球皆然,何況本港各行業本已是有形之手處處,梁特首為何忽然高調要再加以「引導」?筆者並非經濟學者,關注的是此等高調的政策宣示背後的意義,和對香港營商環境有什麼影響。

「適度」政府定奪 「有為」給誰開路?

不少評論指出,為兩個沒有大分別的詞語之辯,梁特搶佔話語權和道德高地。除了對準想維持所謂「積極不干預」現狀的商界,更要為下年《施政報告》甚至連任工程鋪路。梁振英要香港拋棄過往經濟政策原則的豪情壯語,一向審慎理財和量入為出的公務員、要緊跟主旋律否則「無得留底」的問責官員、希望行業被「引導和配合」的商界權貴,以至寄望香港配合國策發展的中央官員,相信都已聽得清清楚楚。

「適度有為」之棒未來實際上如何操作無人知曉,或許可先看往績:香港電視申請電視牌照,一男子不顧通訊局建議,免費牌流動牌一律封殺;Uber被的士行業批評,二話不說立即拉人封艇;尖沙咀海濱長廊不用諮詢便奉送新世界營運;規劃署被要求「配合」地產商處理愉景灣規劃;各區的綠化空間和休憩土地都在「盲搶地」建屋的目標下要讓路,凡此種種,都看出有時候是「愈有為,愈大鑊」。眾所周知,香港的營商環境吸引力在於其尊重自由市場,雖然它並非無所不能的完美制度,但卻能取信於香港以至境外的投資者,政府「做點事」的界線在哪?介入和退出的條件和時機都影響會否變成好心做壞事。香港經濟的「裙帶資本主義」指數被《經濟學人》評為高踞全球榜首,政府宣示要改變遊戲規則,只會令支配公共資源者權力更大,財閥「識做歸邊」便可繼續得到影響政策的要職和獲得利益,掌控經濟命脈。

在發展創新和科技的範疇,開放和公平的競爭環境有時比政府主動引導個別企業和行業更加重要。很多人在Uber事件後已清楚看到過時的法例未能配合互聯網時代的新模式,而政府受各種利益集團的牽絆,對這些局限電訊廣播、共享經濟、金融科技、智慧城市等創新科技發展的法例採取「無為」的態度。在這些層面拆牆鬆綁,讓市場自行競爭和推動發展,如此的「有為」作用更大。

港府宣示經濟哲學轉向,最令人擔心的是以為其決策全知全能,不論時機、方法、效果如何,有動作就有交代,反對者一律與民為敵。由資訊不透明、利益輸送、敵我鬥爭為先的政府輸入的大有為經濟哲學,到底長遠令權貴或廣大市民受惠,大家心中有數。

莫乃光_立法會(資訊科技界)議員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