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只靠包裝 哪有改變(信報「專業議政」專欄)
2019-09-30

上星期,全香港市民看到一場事先張揚不會有意義的所謂「對話平台」。特首開場發言就煞有介事地說不是公關騷,但任何市民、包括願意出席和發言的市民都明知,這是一個用對話模式包裝、各自表述的場合而已。林鄭收起平日的傲慢嘴臉,演出「特首破天荒與市民平起平坐交流,努力修補關係」的劇目。

 

參加者的發言,其實過去幾個月不論是示威遊行還是記者會,特首和問責官員肯定耳熟能詳。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徹查警察濫權濫暴、追究721元朗白衣暴徒恐怖襲擊市民,參加者發言的訴求,難道到今天都不知道嗎?諷刺的是,一個競選時承諾與市民同行的特首,從來沒有探望過任何受傷的示威者。對她而言,現在只要出現官民交流的畫面,就算只是空洞無物的話語,坐在台上捱過兩小時讓市民熱議一番,政府已經達到目的。

 

二萬個網上申請抽出150名「幸運兒」,再有約五分一機會獲得3分鐘發言時間。有市民講得好,特首想聽民意,用手機上連登看熱門帖文便一清二楚,何須大費周章,勞師動眾又要封掉好幾條街那麼擾民?非常可惜,林鄭從頭到尾都沒有打算回應訴求,連考慮獨立調查都不肯。

 

她在《紐約時報》刊出一篇題為〈Yes, Hong Kong Does Have a Future/是的,香港是有未來〉的文章(及後標題改為〈香港,我正在聆聽 / Hong Kong, I am Listening〉。問題是她會聽的人只是中央政府、身邊的心腹和權貴這些在她眼中才有「stake in society」的人,而不是在街上的年輕人和你我他。

 

政府選擇刊出一篇空洞無比的文章,又同時大花七百多萬在全球刊登廣告,試圖挽回國際社會對香港的信心。不過各國政府和關注香港的人的眼睛是雪亮的。最近筆者曾在立法會與德國國會考察團會面,或許因為東西德歷史背景,德國曾經歷對抗極權爭取自由的一段歷史,對於香港人面對極權抗爭,都非常深刻地理解和同情。

 

國際社會不約而同關注「一國兩制」日漸走樣、中國政府不尊重《中英聯合聲明》和香港《基本法》的人權保障是否仍然得到認真對待。近日美國國會參眾兩院委員會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排期兩院全體會議審議,涉及多項保護香港人權的內容,若通過和獲得總統簽署,將賦予美國相關部門制裁打壓香港基本自由和人權等行為的法律基礎。

 

新聞處最近「珍惜香港這個家」的宣傳,竟然拿平時高官視如無物的市民「過橋」,而「慈母」恐嚇孩子的意象更甚明顯。連政府找公關補鑊都被拒絕,為何政府仍繼續迷信搞對話平台和賣廣告就有用?

 

若港府希望令國際社會扭轉香港正逐漸變得與普通大陸城市無異的印象,以及挽回香港市民的信任,他們要做的不是搞什麼宣傳公關,而是拿出實際行動。政府近日準備和建制派合作推動禁止在示威活動蒙面,還有消息流傳指若11月區議會選舉票站發生事故,甚至有機會取消選舉令區議會懸空,完全反其道而行。香港政制本身已先天有缺憾不公平,區議會雖實權甚少,但仍是地區參與和代議政制的基礎。政府口講一套,做的卻是另一套,以為可以騙到誰?

 

日前曾在美國「CECC香港聽證會」上作證的美國學者Dan Garrett,竟然被入境處拒絕入境,卻拿不出原因。國際社會希望看到香港仍然是有和中國大陸不同、有人權保障、有表達自由的一個地方,而政權和警察將香港人和任何持相反意見的人,通通套用大陸政府的套路,變成敵人一樣鬥爭。明天是中共建國70年,香港政府全面跟隨大陸的政治生態和用白色恐怖打壓異見,最終只會加快「一國兩制」倒退,令香港受害。希望當權者不要在執迷不悟,早日面對現實,用行動回應社會訴求而不是空話。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