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培育科技人才 DSE急須改革(信報「專業議政」專欄)
2018-04-18

谷歌台灣今年3月公布「Google智慧台灣計劃」,收購HTC 並接收其2000多名員工後,今年將在台灣招兵300多人,其中超過三分一為技術相關職位,亦會繼續培育人工智能人才。微軟今年初亦宣布在台灣成立AI研發中心,兩年內將投資10億新台幣,5年內目標招募超過200人的AI研發團隊,聚焦AI技術研究和產業應用開發。香港呢?

 

如何籌建科研人才庫

 

政府準備打銀彈戰吸引一流科研機構提升科研水平發展醫療科技、人工智能和機械人科技,又提出再工業化和智慧城市。然而,本地科研人才不足和青黃不接是一個不爭的事實。科研工程師難覓,令不少大型科技公司都選擇到其他城市成立研發中心。去搶海外和內地的創科專才是一個方法,香港如何能成為科研人才庫,追趕區內其他對手?

 

特區政府在《財政預算案》預留100億元用於吸引世界頂級科研機構和企業落戶香港,例如資助聘請創科博士後專才等等。這些措施能否幫助培訓更多本地的科研人才,有待時間驗證,但是有國際級的研發工作機會,香港亦應培訓足夠的本地科研和技術人才,支持香港經濟產業數碼轉型。

 

上星期筆者舉辦題為「預算案500億如何幫助IT人」的研討會,會上很多業界人士關注創科人才短缺,並希望政策加強STEM教育。參加者反映其中一個關鍵是本地大學的工程及科技科目收生情況仍未改善。有大學教授坦言,工程和科技科目收生人數持續下滑,而學生的數理根柢不夠扎實,須花時間「補習」。有中學校長指出,近年有能力的學生對在大學攻讀工程和數理科目興趣比專業學科和商科低。

 

在DSE選修科目的層面已有「重文輕理」的情況,因為4科必修科當中,有兩科語文科與屬文科的通識,數學只佔4科之一,而高階數學只是數學科延伸課程,令高中生的數學或科學根基比以前更弱。

 

港科院創院院長徐立之明確指出,香港科技人才「斷纜」的問題根源是高中學制。若香港不想長遠倚賴外地科研人才,必須針對前述兩個問題,對DSE制度深切檢討和推行改革。

 

須調整入大學計分比重

 

去年港科院發表報告,分析香港現行高中學制,當中重要的觀察,正是香港中學生修讀高等數學的人數明顯下滑,與世界不少地區相比屬於偏低,令人憂慮。近年較少香港學生同時修讀物理、生物、化學三科理科,高中生在理科跨學科知識嚴重不足,加上缺乏高階數學基礎,令香港學生在STEM的發展先天不足。

 

另一個令學生在DSE放棄選修高等數學的因素是,大學的收生政策和入學計分方法。不少大學硬性要求學生在核心4科達3-3-2-2的水平,學生為全力集中達到水平,都會放棄延伸的數學單元。

學生選大學科目時,會先考慮前途和「錢途」,不少家長都認為工程、數理和科技科目出路狹窄,又未必有專業認可作保障,令子女對入讀工程、數理和科技卻步。即使選擇科技科目,亦會傾向選修較貼近商科、對數學能力要求相對較低而金融業需求大的資訊系統(IS),而非要求更高的工程學科。

 

若更多大學的科學、科技、工程、工商管理等對數學能力要求高的學系收生政策把M1/M2的成績計算在內,調整計分比重或對核心4科3-3-2-2的要求加入彈性,相信學生升學時會有更大誘因選修。

 

現在教育局以課外活動式推動STEM活動,只能提高學生的認知和興趣,但本地科技人才斷層問題在於學制和考試升學制度。筆者期望政府科技教育和人才培訓也來一次「大辯論」,對DSE改革凝聚科技業界、大學、校長、家長等的共識,從長計議如何從教育制度培育足夠支持推動創科發展的本地人才。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