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開放數據監察政府的台灣經驗
2014-04-03
  • 現在要得知事實的全相,也必須要網絡的力量。
  • 台灣的民間社會監察政府的工作,比香港做得更早、更快、更前。

台灣連日來的焦點都落在「反服貿」,服貿的利弊在此不贅,只是台灣的民主運動如此成功,除了公民的質素高,背後支持整個活動的資訊科技應用也是功不可沒。

就正如香港有CCTVB,台灣的主流媒體也有選擇性報導。現在要得知事實的全相,也必須要網絡的力量,包括運動期間的聯絡、現場直播、文宣等都透過網上世界實時流通,除非關掉網絡否則這鼓群眾力量根本是勢不可擋。至於宣傳以外,運動所需的物資清單也是靠雲端文件記錄管理物資,而且籌錢登報的資金也是靠網上群眾募款短時間內徵集得來,無疑比傳統社運模式的反應能力更高。

台灣的民間社會監察政府的工作,比香港做得更早、更快、更前,例如剛過去的香港的財政預算案才剛剛提供機器可讀格式的開支數據,他們已經利用政府數據制作成各種資訊圖表讓市民參考。上星期我參與了國際互聯網開發者高峰會 (WIDS 2014),便有來自台灣的代表零時政府 (g0v.tw) 的高嘉良分享台灣開放政府數據的民間經驗。

零時政府是一個網上平台,由多地人合作組成,有多個不同類型的項目。他們將台灣還有部份影響國際的時事的維基百科內容編製成時間軸,使時間易於理解。另外,零時政府亦製作了立法院的工作日誌,包括各項修例的比對和投票記錄,甚至立法院會議的影片都有內容仔細的時間軸,以清晰易明的手法展示資料,比起逐一查閱厚重的文件更能立體地吸引公眾的關注。

台灣人對數據影響政府和政策的敏感度很高,並且能得到政府提供比我們更多的資料,我認為最主要原因是他們享有民主制度,無論藍綠或其他陣營,都可以公平使用數據爭取他們相信的理念,加上有法律保障,例如公開資料法,香港至今仍在討論階段,其實也是因為政府不需要在選舉中向全體人民負責。然後,那些人告訴我們台灣怎麼亂,民主政制怎麼不行,其實只想我們繼續聽話下去!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