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私器公用」與檔案法
2015-03-12
  • 特首參選時曾表示會積極研究訂立檔案法,但至今了無聲氣。
  • 香港在保障公民知情權的工作,竟然落後於全球90個多國家,實在令人難以置信。

 

一直盛傳將參選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的希拉里, 上星期二被《紐約時報》報導指出在任職國務卿期間一直使用私人電子郵箱處理政府公務。事件立刻引起極大爭議,因為根據美國法律,政府官員的郵件和信件都必須在政府紀錄中存檔,而且私人信箱被黑客入侵的風險頗高,所以希拉里的做法被指不負責任,而且可能違反了美國的《聯邦檔案法》。

希拉里在報導登出後第二天隨即在Twitter上發文說:「我希望公眾看到我的電郵。我已請國務院公佈這些電郵。他們說,將在審查後盡快公佈。」她希望完全開放資料,挽回公眾的信任,釋除對她工作透明度和道德的疑慮。美國的官員可以大方公開資料,甚至連公務電郵也可以公諸於世讓公眾一覽無遺,是因為美國法律及政策非常鼓勵資訊自由及提高資料透明度,認為可以令政府運作更公開,推動民間監察政府。

說起《檔案法》,全球大部分國家都有檔案法保護政府公文及保障民眾的知情權,但香港卻沒有。特首參選時曾表示會積極研究訂立檔案法,但至今了無聲氣。我們都知道,由於沒有檔案法,政府有大量文件隔了一段時間就不會存檔,市民連該文件曾經存在也不知道,更遑論翻查內容了。

檔案法之外,香港的《公開資料守則》一直沿用至今已20年,英國於2000年已將這項不具法律效力的行政守則制定成《資訊自由法》,以清晰的法律條文,規定政府官員對公民提供資訊的責任。惟香港至今依然只得毫無法律約束力的守則,對公眾知情權沒有正式的法律保障。

民主制度能有效運作的首要條件是公眾有知情權,如果社會無從得到政府文件,市民的知情權被剝奪,政府可以銷毀重要但對官方不利的檔案而無需承擔法律責任,傳媒及市民難以追查政府施治以及向官員問責。香港在保障公民知情權的工作,竟然落後於全球90個多國家,實在令人難以置信。特區政府在公開資料方面,確實需要急起直追,開放數據及資料、提高資訊透明度,將監察政府的權利還給公民。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