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大灣區規劃:港須保獨特制度自主(信報「專業議政」專欄)
2019-02-21

日前國務院公布《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下稱綱要)的涵蓋層面廣泛,從經濟到民生政策,令香港規劃經濟產業、教育、福利、醫療服務,其自主程度都被削弱,以配合其他大灣區城市為本位的規劃。

 

尊重制度差異締共贏

 

香港被美國傳統基金會評為「最自由經濟體」,日後卻要緊跟大灣區國策定位。魚與熊掌難以兼得,一方面強調香港經濟體系自由,另一面投入經濟規劃,可能向國際社會發出不一致的訊息。香港能否在「尊重」內地管轄權和法律框架下與其他城市「互利共贏」?綱要並無說明如何保護香港和中國的制度差異,例如法治、資訊流通。港府說一直積極提出意見,更應向中央爭取保持香港在「一國兩制」下的保障和獨特優勢,讓香港維持高度自治,而非以「憲法新秩序」凌駕香港的法治制度。

 

綱要中,香港與廣州、深圳和澳門並列為四大中心城市,作為區域發展的核心引擎;即使提出的前景看似亮麗,香港不宜把未來數十年發展押注大灣區或與之綑綁,更應審視本身不足之處並加以提升。

 

最明顯的一環是,加強香港在科技產業方面的人才供應和實力,確保香港作為獨立關稅區和中外合作橋樑的獨特地位,吸引外國科技公司到香港投資,提升作為國際創科樞紐的吸引力。

 

綱要大力鼓勵香港企業、專業人士、青年和市民走進大灣區就業、創業、營商和生活,就香港未來幾十年的基建、城巿發展、經濟和教育都提出具體規劃方向。

 

過往特區政府進行例如香港2030+的規劃研究已制訂相關方向,如今綱要一出,官員就重大施政及金融政策必須考慮大灣區規劃,自主性將明顯削弱,決策難免要「大局為重」。筆者希望政府的決策不應傾斜綱要的目標,而降低綱要沒有提及的政策的重要性。

 

在《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中,都有提及協助香港服務貿易進入內地市場的措施。綱要在創新科技方面重研發,但無進一步提及為香港科技企業解決在內地面對法規和潛規則阻礙與內地企業競爭的問題。在開放市場方面,對科技企業似乎沒有更多協助。

 

另一個必須充分保障的是本港的通訊和資訊自由。現時本港網絡跟全球接軌,內地互聯網「防火長城」則長期嚴密監控和過濾,不能自由瀏覽外國網站,大量敏感詞語和文章在社交平台受到屏蔽,進行網上直播也須審查。香港在網上平台上發布內容毋須審查,也無過濾和審查互聯網。這是讓數據中心和互聯網企業有信心來港營運的環境,必須加以維持。

 

必須保持資訊自由

 

綱要提及建設「珠三角國家大數據綜合試驗區」,加強粵港澳智慧城市合作,探索建立統一標準,開放數據端口,建設互通的公共應用平台,建設全面覆蓋、「泛在互聯」的智能感知網絡等。

香港《個人資料(私隱)條例》對個人私隱的保障,與內地的水平亦有明顯差異。內地的監控天網遍布各城市,網絡安全法嚴格規管科技企業,綱要提及要與港澳的智慧城市互聯,會否造成網絡安全和私隱保護問題,必須細心留意。

 

香港須維持獨立關稅區地位,但大灣區規劃框架方向把香港與廣深澳視為同等地位,國際社會會如何看待香港與大灣區城市之間的「配合和協調」?中美貿易摩擦更突顯香港有需要保留「一國兩制」特色,但西九龍站「一地兩檢」容許內地執法人員在香港市中心駐守和執法,或是修改《逃犯條例》把港人或在港工作的外地員工引導到大陸審訊,香港的發展與大灣區城市之間的差異,正在特區政府手上加快斷送,政府不能忽視其影響。

 

面對全球經濟情景不明朗,中美貿易衝突預計將持續拉鋸。

 

在高官推銷大灣區種種「機遇」的同時,我們必須堅守香港與內地的差異,否則一旦香港在國際社會的地位繼續倒退,變成普通中國城市而非有清晰制度差異的特別行政區,動搖國際投資者和企業對繼續在本港發展的信心,將令香港得不償失。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