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如何修補社會撕裂走出困局(信報「專業議政」專欄)
2019-09-12

「反送中」運動踏入第三個月,雖然特區政府已正式撤回《逃犯條例》,林鄭也表示已「詳細和完整回應」社會提出的五大訴求,但對關鍵訴求卻輕輕帶過,甚至漠視。

 

林鄭與商界會面時提到「可以的話,第一件事就是辭職」,之後卻說自己從來沒有向中央政府提出請辭。她拒絕聆聽6月以來強烈的民意,迫使抗爭者冒上生命危險,甚至押上前途和自由,令事情演變為目前的地步,對整個香港社會破壞之深遠,她是難辭其咎的。

 

只對死物設施感痛心

 

林鄭會晤商界的閉門談話錄音「外洩」,竟以受害者自居,全無內疚和虧欠港人的悔意,不論多少年輕人以死相諫、遭警察毆打、被捕、押上自由和前途上街抗爭;她對有血有肉的人通通無視,當看到港鐵站設施被破壞卻說感到痛心,正是顯露她的無良和涼薄。

 

從事態發展可見,一日特區政府不真正處理社會的深層次矛盾(包括妥善處理雙普選),2019年夏天「反送中」的激烈抗爭運動遲早會再次出現。特區政府對待市民和平理性表達意見的態度一直置若罔聞,令市民迫不得已把行動升級,甚至訴諸激烈行為。

 

香港像已變成「警察社會」,警察擁有無上權力、無限裝備,有權任意使用暴力對待路過的街坊,缺乏任何有效的監察。8.31當日,速龍小隊衝入太子站,毆打車廂好市民及封站;示威者被關進新屋嶺後,均出現嚴重傷勢;警員可以隱瞞身份隨便打人而毫無後果,通通令民意繼續沸騰。

 

面對制度崩壞,政府不能繼續漠視民意,必須在《施政報告》反映內部革新和徹底改變過往施政的決心,實踐《基本法》對香港人「雙普選」的承諾,才能解決問題,重建市民對政府的信心,令香港走出困局。

 

首先,政府應撤換問責團隊及重組行政會議,更確切地反映民情民意;改革現有諮詢機制,善用科技收集民意以改善施政,而不是繼續沿用勞師動眾、成效不大的「落區」方法。

 

抗爭浪潮中,市民對智慧燈柱和科技監控(例如人臉識別、社會信用評分)極度憂慮,可見港人對資訊安全和私隱保障的關注程度,已經遠超數年前《智慧城市藍圖》草擬之時;很多市民都憂慮未經同意下被監控,就算成立針對技術的顧問團,最終也難處理所有疑慮。

 

市民擔心無孔不入的「新疆式監控」會變成事實。筆者多次建議政府全面檢討《個人資料(私隱)條例》,參考海外地區的法例修訂,監管政府使用數據和個人資料。在處理私隱風險前,不應讓政府和執法部門使用自動化人臉識別技術,以免侵犯市民私隱。

 

智慧城市項目必須高度透明和獲獨立第三方監察,委任由專家和跨界別人士組成的委員會之外,必須盡快更新《智慧城市藍圖》,加入更多具體保障市民私隱、監管政府如何蒐集和使用數據的章節,以反映市民對私隱保障不斷提高的期望。

 

針對警權過大的問題,特區政府不應繼續包庇違規濫暴的前線警員,令紀律部隊變成獨立王國;又讓休班警員拿警棍隨時「亮劍」執勤;叫市民互相舉報;市民只因喊一句話,便把對方打至頭破血流。

 

警隊公信力日漸在濫權和警隊高層傾向安撫警員之中被摧。過往筆者已經提出,警隊樹立形象不能靠以武制人或法例鎮壓,必須以事實證明警隊在維護法紀和公義上不會雙重標準。

 

建議硬性規定警務人員執行職務時,必須在制服當眼處展示警員編號;廢除現行以投訴警察課作內部調查的投訴機制,必須交由第三方處理及調查涉及警務人員的投訴,做法可參考英國成立投訴警察獨立委員會,擁有獨立調查人員及傳召權力,違規個案可交予檢控機關採取法律制裁行動。

 

此外,應利用開放數據,提高警隊執法工作及監察警隊的透明度,包括警員進行截查或搜查的詳情;999緊急求助電話的處理、採購武器及裝備的資料、求助數字、採用武力次數、搜查次數、投訴調查及紀律處分、被重複投訴的警員人數等。

 

若行政長官在社會撕裂仍然嚴重的當下,施政仍只顧安撫商界和幫助建制派「成功爭取」以應付選舉,卻選擇性回應其餘四大訴求,社會將不可能恢復平靜。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