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專營的士能否真正解決問題(信報「專業議政」專欄)
2019-04-23

的士服務質素長期為人詬病,其中一個結構性原因是的士牌照永久持有,持有的士牌的公司出租的士予司機,而司機需要承擔租金,有不少會為博取更多收入而揀客或拒載,部分人更服務態度較差,令市民不滿。

 

政府建議透過公開招標批出三個專營權引入六百輛專營的士,每個專營權可同時營運二百輛專營的士,收費較普通的士貴約五成,專營權為期5年,相關法例即將刊憲並於立法會首讀和二讀。

 

車資靈活遜網約車

 

專營的士走中高檔路線,目標是消費力較高的中產和商業客,收費較現時普通的士高三成半至五成,起錶錶價約為32元至36元。營運專營的士需要投入的資本和營運成本高,雖然車款沒有硬性規定只要求車齡五年或以下,車資方面的靈活性仍不及網約車。

 

當局一邊封殺網約車,認為600部專營的士作為「個人化點對點公共交通服務」的替代品將能迫使的士業界改善服務。最後計劃不會強制要求司機與公司訂立僱傭關係,作為改善的士司機待遇和吸引更多新血,專營的士到底能有多大作用?

 

600部專營的士數目相對於全港1.8萬多輛普通的士只是九牛一毛,但經營者需要投入的資金卻不菲,包括購買200輛新車、開發電召程式、聘請和培訓司機、客戶服務等,必須擁有至少5000萬元資本,中標後亦須繳交專營權費用及500萬元擔保,投資額可達億元之多。除了繁忙時間,有多少人願意付更高車資捨網約車而選乘「優質的士」?

 

的士界一早已表明強烈反對專營的士計劃,認為幫助現有的士升級較有效,這顯示的士業維持反對開放市場競爭的一貫立場。何以業界對區區600輛專營的士也如此反對到底?

 

去年市區的士牌價一度跌至400多萬元,近月回升到540萬元。相對於2013至2018年間的600多萬甚至逾700萬元的巔峰,幾年前網約車興起令牌價走下坡。因此有的士車行擔心專營的士推出後會繼續壓低的士牌價,而開始透過開發召車程式、加強培訓等,向社會顯示的士界積極改善服務的訊息。

 

小部分的士業界批評專營的士帶來「不公平競爭」,但其實真正的不公平競爭是的士牌照終身制。問題是政府不敢也不願意觸碰的士牌照制度這個炸彈,只透過封殺網約車和引入極小量專營的士顯示正在回應市民需求。

 

即使政府再發出1000個永久的士牌照,都不會衝擊到龐大的業界利益和動搖行業生態。筆者認為引入有時限和需要續牌的「新品種」專營的士是聊勝於無。專營的士最大作用是引入一種非永久性的牌照和推低牌價,這正是的士行業反對的深層次理由。

 

推低牌價聊勝於無

 

從樂觀的角度看,透過引入較優質的的士服務要求和賞罰制度,有機會讓政府開始重奪處理的士牌照政策的主動權,甚至長遠慢慢溝淡傳統的士牌照。

 

的士質素改善的最終解決方法難以避免是全面開放包括網約車的市場。的士有幾十年改善服務的機會,市民不能無止境地繼續等待,這樣對市民並不公平。

 

政府仍然不願把網約車納入規管,進一步增加市場競爭。專營的士經營上缺乏彈性和競爭力,數目方面亦只有普通的士的百分之三,所需龐大的投資額令經營成本高企,推出專營的士會否最終發生類似「美食車」的結果,將有待時間觀察。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