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從共享單車看網約車的未來(信報「專業議政」專欄)
2019-01-15

幾年前開始全球興起「共享單車」的風潮,跨國大企業紛紛以燒錢補貼營運的方式進駐全球城市。有全球顧問公司估計共享單車繼續以大約每年兩成的速度增長,連同在歐美興起的電動滑板車共享,繼續吸引不少資本和創業者加入分一杯羹,令共享單車行業間競爭異常激烈。

 

多家企業同時投放大量單車於社區和路面,用戶不愛護使用、隨意泊車,甚至據為己有,共享單車雖方便用戶作短途接駁,引起的違例停泊、阻塞通道等卻造成社區不滿。共享單車業務本身盈利能力成疑,同業間割喉式競爭、融資環境轉差等,加上政府引入監管使營運門檻和成本更高,令這些企業即使耗掉巨額融資仍無法持續。短短兩三年,共享單車的盛景已進入倒數。

 

去年7月,香港首家推出共享單車的Gobee.bike宣布結業,龍頭ofo在中國被千萬人要求退回押金並宣布解散海外部門,另一家較新的本地經營者Ketch’Up Bike亦宣布今年3月將正式結束經營。共享單車熱潮曇花一現後,未來發展並不樂觀,散落各區成千上萬部單車恐變「廢鐵」。從去年中的共享單車公司結業可見,日後若有更多公司停止營運,用戶無法取回押金,處置社區內的單車也將成為需要處理的問題。

 

觀乎過去兩年對於共享單車的意見,支持一方認為能夠補足公共交通未能到達之處和推廣綠色交通,持相反意見者則認為這些公司以公共空間盈利而影響社區,卻毋須負上任何責任。有評論認為,共享單車只是把租單車業務數碼化而缺乏「分享閒置資源」的要素。更宏觀而言,共享單車突顯的問題是,香港的單車配套設施不足,缺乏單車泊位,加上不少社區的通道狹窄,完全無法承受擺放大量單車。

 

儘管如此,政府、業界和社區合作商議監管共享單車的經驗,對日後如何處理其他科技帶來的爭議,仍有值得參考之處。去年中,政府推出以業界自律為本的《無樁式自助單車租賃業務守則》,與4家自助單車租賃營辦商簽署備忘錄,內容包括營辦商不應在市區投放單車,另須設服務熱線、實地巡查機制等配套。

 

守則又要求營辦商向政府提供營運數據作監察和分析用途,例如提供單車的GPS位置、租用行程等數據,讓署方分析共享單車於各區的數目、分布及使用率等,監察共享單車在各區的運作情況和影響;守則亦要求營運者確保個人資料的處理符合私隱條例要求。

 

單車能 的士為何不能

 

據報道,關於商議共享單車守則的過程歷時半年,而經營情況轉變迅速,取得各方可接受的平衡並不容易。對於受社區爭議的共享單車,政府能夠主動與持份者商討出規管的原則和指引,幫助營運者在符合營運及安全規定的情況下恰當地營運。這種持平的處理方式,為何不能同樣地套用到處理的士業和網約車之間的爭議?

 

的士業一直批評網約車缺乏監管、沒有保險等對乘客和路面使用者的保障,更屢次發起影響市民的抗議和慢駛,向政府施壓要求全面取締網約車,行動更有升級之勢。政府一方面以發出600個「優質」的士牌照回應,另一面重申若人人載客取酬,將加劇路面擠塞和對現有公共交通造成衝擊,但對於網約車可能令部分車主選擇減少駕駛、甚至減少購買私家車的需求,則似乎未有充分考慮。

 

與此同時,海外不少地區正探索讓更多網約車有限度合法營運的解決方案,當中包括運用科技、法例等。去年8月,紐約宣布管制網召車的營業車數目;去年中倫敦市對Uber亦加強規管,要求改善安全;德國則要求網約車司機同樣需要獲取專業執照。

 

美國華盛頓特區和三藩市則試驗運用地理圍欄科技(geo-fencing)劃定共乘汽車可營運的區域和街道,以減少對繁忙路段的影響。

 

監管共享單車能夠透過自願的業務守則處理,為何對網約車甚至電動滑板車,就只可一刀切加以嚴懲,而不是找出可行、平衡的監管制度?筆者希望政府能透過制訂守則要求,促進公平競爭的營運環境,保障既有行業持續發展之餘,亦容許創新、安全、服務優質高效的營運者提供服務。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