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推動金融科技發展 改善沙盒制度 (信報「專業議政」專欄)
2018-11-15

眾多金融創新服務和技術相繼崛起,法例是否跟上腳步配合金融科技的發展,一直是個疑問。第三屆金融科技周上月在港揭幕,除了眾多金融機構爭相展現新技術和服務,來自不同領域的講者,一連兩日就不同議題展開討論和分享;當中一個討論環節邀請了香港金管局、證監會、日本中央銀行及澳洲證券投資委員會的代表,就金融科技法規進行討論。

 

三地中,澳洲在金融科技的使用率以37%稱冠,之後是香港的32%及日本的14%。從數字上看,香港在金融科技應用上並未過於滯後全球排名第五的澳洲;實情是,澳洲2015年時的金融科技的使用率僅是大約日本的13%,2至3年間足足上升近三倍。反觀香港,2015年的數字是29%,與現時相差無幾。

 

正如證監會代表在會上說:「作為監管者,我們必須做得更快。」新技術和服務日新月異,監管者和政府是否「放行」,是否能給予更多空間和誘因讓金融科技發展,正正是一大關鍵。

 

雖然香港早於2016年已成立「金融科技沙盒制度」,至今仍然只有36個測試項目,相比澳洲和新加坡的沙盒制度,香港模式只允許銀行及其夥伴科技公司參與,門檻較高。新加坡的沙盒制度在參與資格上更為開放,只要從事金融科技的公司╱機構,一般都可以參與;而澳洲證券投資委員會推出的沙盒,更主要以初創期的金融機構為受惠對象。

 

沙盒制度的一個功能是允許監管機構評估,以及研究是否有修訂現行法規的需要,但同為重要的功能是,藉沙盒制度吸引海外的金融科技公司與本地的金融企業合作,或者幫助本地的金融科技公司,利用參與沙盒的經驗,擴張業務到海外。香港的沙盒制度有否達此目的?

 

開戶困難 持續多時

 

目前,創立沙盒制度的英國建議成立一個環球沙盒制度,讓金融科技業者更容易在不同國家的管轄區內測試新產品和服務,並推動業者進行跨國擴張業務;同時英國政府希望借機協調跨國合作,解決跨境洗黑錢的問題。香港政府有必要加強與國際間的協作,透過改善沙盒制度,吸引海外科技和金融科技企業進駐香港。

 

澳洲證券投資委員會代表在論壇上提到,當地居民把開立銀行戶口視為發展金融科技的最關鍵處。在香港,銀行戶口的問題一向為人詬病。筆者在另一論壇聽到有講者批評在香港開立銀行戶口過於費時,直言「簡直是區內情況最差」。事實上,筆者甚至聽過有初創企業分享開戶經驗時,表示試過被要求在銀行購買財富管理產品或保險,或先繳交一筆「行政費」。

 

根據金管局最新公布數字,每月平均未能成功開戶的中小企業和初創企業申請約有300宗,當中境外企業就佔約170宗。香港特許秘書公會今年7月公布「開設銀行商業戶口問卷調查」,報告指有40%受訪者表示,與其他司法管轄區相比,在香港開設銀行商業戶口更難;有76%受訪者表示,銀行開戶難的情況正在惡化,不少客戶都選擇在新加坡開戶。

 

特首林鄭月娥表示會積極推動金融科技發展。然而,今年《施政報告》卻無推動金融科技發展的新措施。事實上,除了沙盒制度必須改革、銀行戶口問題必須改善外,電子錢包的漏洞問題、虛擬貨幣的監管,以至國泰航空私隱外洩事件引起對個人資料保障的關注等,都關乎金融科技是否能在香港更加普及。筆者將會就新一份的《財政預算案》諮詢提出一系列推動金融科技發展的政策建議。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