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推同股不同權 別忘本地科企(信報「專業議政」專欄)
2018-02-26

尚記得上次創新板框架諮詢文件公布時,港交所高舉吸引新經濟公司來港、推動本地初創的旗幟,建議分為「創新初板」和「創新主板」兩個交易板塊,吸引尚未有盈利或採用非傳統管治架構的新經濟公司,以及擬在香港作第二上市的中國內地公司在香港上市。當時只就大方向諮詢市場,並未有具體細節。

 

原來上輪討論是「試水溫」,為推出「同股不同權」作熱身。上周五港交所正式就「同股不同權」第二次諮詢市場,令人驚訝的是,這次香港資本市場近30年來最重大的上市公司架構改革,諮詢期卻只有短短一個月,似乎為那些來港上市摩拳擦掌的內地大型科企度身訂造。

 

本地初創企業未得益

 

幫助初創企業上市集資本來無可厚非,但為搶生意而今年內急急把這些企業帶來香港上市,長遠會否損害一般散戶的權益?同股不同權公司收入最少要10億元,上市時預期市值至少100億元,對真正需要幫助融資的本地初創企業有多大實際作用?

 

未有盈利的科技企業只有生物科技範疇能夠獲得特別優待,但本地的科技初創企業又能否搭上順風車?看來難度甚大。由於上次「創新初板」和「創新主板」的建議被放棄,未達到「獨角獸」階段的公司能於今次改革的獲益並不多。

 

可以預視最有可能出現的情況,就是吸引更多在美國上市的中資科網大股,或由科企或國企分拆「新經濟」業務來港上市吸金,最終本地創新科技或科技業務的公司仍不能受惠。

 

香港一直奉行同股同權的制度,所有上市公司的股東不論身份和持股多少,每一股都擁有同樣的投票權。「同股不同權」則在美國和加拿大市場較普遍,例如知名科技公司包括谷歌、Facebook、阿里巴巴、京東、百度等。政府高層由林鄭月娥到陳茂波,紛紛不遺餘力為「同股不同權」推波助瀾,拆牆鬆綁。至於另一個複雜議題,就是部分科技公司或由企業持有,企業持股能否得到特殊股權,港交所決定採取「先上馬,後處理」的方法應對。

 

上輪諮詢筆者曾與不少本地科技初創公司交流,它們對如何定義新經濟公司的標準和指引非常關注。港交所表示,創新產業的定義視乎上市申請人的行業和市場情況,需申請人證明創新元素。

近年香港金融市場被揭有「謎網股」,反映上市公司治理和透明度必須提高。另一市場意見分歧是,香港沒有像美國「集體訴訟」的監察及平衡機制,如何保障投資者不被「特權階級」自身利益凌駕?

 

諮詢文件建議同股不同權公司在重大事宜上,須按「一股一票」基準投票表決,不同投票權股份所附帶的投票權不得超過普通股投票權的10倍。

 

但諮詢文件決定不設「日落條款」,令特殊股份在擁有特權股份的創辦人離任、逝世或轉讓持股,該批特權股份會即時變回「一股一票」,公司於上市後亦不可再發行新的特權股份。

 

如何防止公司在傳統業務硬套上「科技」概念,或推高公司估值博大霧,將考驗監管機構對創新科技的了解。筆者期望未來金融市場進一步改革,能引入有助本地未達科企「獨角獸」地位的公司上市的機制,而不應為吸引中資科企而忘卻支持本地新經濟的目標。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