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最壞的時代
2016-11-09

這一週,香港的法治陰霾滿布。Charles Dickens 曾寫道「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對筆者來說,香港目前面對的是個沒有最壞只有更壞的情況。

 

兩年前的人大831決定,粗暴地褫奪香港人的選舉權,令香港如履薄冰的民主受到嚴重衝擊。如今,連法治亦免不了受到踐踏的命運。正當法院仍就司法覆核案件進行審判,人大卻搶在週一宣佈了對《基本法》第104條的釋法內容,以黑箱作業的手法赤裸裸地干預司法程序。美其名為解釋法律,實情是對有關宣誓的法律進行僭建,變相為司法覆核案作出了裁決。

 

《基本法》第19條列明「香港特別行政區享有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而第80條亦寫道「香港特別行政區各級法院是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司法機關,行使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審判權」。當然,在「至高無上」的中共面前,法律從來都只是一個用來打壓異己的政治工具。

dsc_9236

釋法內容提到「宣誓人故意宣讀與法定誓言不一致的誓言或者以任何不真誠、不莊重的方式宣誓,也屬於拒絕宣誓,所作宣誓無效,宣誓人即喪失就任該條所列相應公職的資格」。何為「不真誠、不莊重」,何為「故意」?民主派議員日後宣誓會否因為被視為「不真誠、不莊重」而失去議員資格?

 

除了港獨,李飛在記者會上亦清楚將自決和港獨劃上等號。筆者雖然並不支持港獨,但是否連討論的空間都不能給予,是否需要動用政治打壓?言論自由之所以為一種基本人權,也是香港的核心價值,是因為我們每一個人都應該有在社會上發聲的權利,都應該有表達自己意見的自由,當然前提下是不能影響他人。十九世紀的哲學家John Stuart Mill 認為思想言論自由應該盡可能採取開放的態度,讓社會自由地去爭論辯駁,讓真理越辯越明,而往往便是透過這些正反言論的交流才能令社會更加進步。中共今天禁了這套言論,哪天又禁了若干言論,最終全城只能緘默,這是我們不能允許的。

 

這次的釋法對香港的影響之大,除了嚴重打擊法治外,就連程序公義、言論自由、思想自由、政治權利等一連串的基本人權亦一併受損。香港的高度自治及自由還剩多少?如今中共有權用到盡,將法治變人治,除了抗衡到底,我們還有什麼選擇?十二月的選委會選舉,有票的一定要出來投!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