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民意不容扭曲 正視選民訴求(信報「專業議政」專欄)
2019-11-27

昨日林鄭在區選後第一次見記者,不改一貫平行時空的思維,不承認兵敗如山倒的民意公投結果,甚至扭曲民意,說有幾天的平靜,反映市民已經發聲「不想香港再亂落去」。這真的是香港人的主流民意嗎?

 

對暴政警暴說不

有記者問得非常好,當如此和平理性的表達訴求都未能得到回應,「平靜」會否無以為繼?外媒亦點出重點,選舉結果清楚顯示民意堅實支持反修例運動抗爭,經歷5個多月後,現在難道不是最合適的回應及讓步時機?林鄭無正面回應,而作為香港行政長官,面對民意如山,竟然說「公投」結果只是diverse。自欺欺人下去還能撐多久?

 

今屆區議會選舉是一個重要里程碑,超過七成的投票率不只創下紀錄,更是不少西方成熟民主國家都少見的。外國議會及媒體多把今次看作民意公投,以landslide victory for pro-democracy campaigners形容今次結果,指林鄭過去一直搬出「沉默大多數」支持政府為由,強硬拒絕回應訴求,但今次區議會選舉變成香港核心價值的公投:支持爭取民主自由的抗爭,還是支持強權繼續收緊香港人應有的權利?

 

民意結果就在眼前,對於中央及政府一直以來的藉口,The Atlantic一句戳破:Hong Kong Doesn’t Have a Pro-China “Silent Majority”。

 

美國共和黨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解讀選舉結果,就是香港人投票支持自由、民主,以及不受北京干預的自主權,市民聲音清晰響亮,政權必須聆聽。

 

過去市民多次透過選票表達對民主自由的堅持。觀察歷屆選舉,此前的區議會選舉錄得最高投票率是2015年的47.01%,其次是2003年的44.10%;而立法會選舉錄得最高投票率為2016年的58.28%,其次是2004年的55.64%。兩次高峰分別出現於2014年的雨傘運動及2003年的反23條大遊行之後。

 

然而,今次選情同樣受到重大社會運動影響,為何投票率比歷屆區選高峰高出多於兩成、比立會選舉高峰高出多於一成?是否香港人對民主自由的追求有顯著轉變?外國傳媒和國際社會的觀察當然無錯,但今次投票率創高峰並非單單因為香港人追求民主自由,香港人的核心價值從來無變,變的是對暴政及濫權警隊的強烈不滿。

 

政府和北京以為今次選舉會出現所謂的「民意逆轉」,連警方前線警員也是如此認為。

 

當高牆習慣打壓人民、濫權警隊日復一日冷血地踐踏雞蛋,他們往往低估了人民的憤恨、低估了人民對暴政的抗爭。

 

今次光復17區的結果,正正是香港人以選票表達跟警暴和暴政割席的訴求。6月有100萬人及200萬人的遊行示威,政府完全漠視;香港人用血和自由、甚至生命上街抗爭超過5個多月,林鄭和警隊繼續血腥打壓反對聲音。今次投票結果反映的民意非常清晰,香港人不相信林鄭的語言偽術和警隊的警謊。

 

全面改革區政 還政於民

 

林鄭口中毫無作為的「反思」已無助解決當前的困局,香港要重新出發,警方首先必須立即由理大撤離、林鄭班子應總辭、警隊惡行須立即徹查,市民的五大訴求必須得到回應。

 

今次選舉可以說是香港人再次直接向暴政反映不滿,如果林鄭執意繼續與民為敵,將會進一步把香港推向萬劫不復的地步,社會恢復平靜無望。

 

建制派失去240席後,民主派由上屆零區議席過半,變成主導17區區議會,成為區政執政方。民主派區議員因為選民願意團結一致支持反修例抗爭而得勝果,每票背後都有前線抗爭者的血汗和淚,新任議員任重道遠,除了背負市民對民主理念的期望,更要以實幹的社區工作組織和連繫同路人,推動區議會的革新、提高公民參與,工作絕不簡單。

 

筆者建議可以利用科技,全面提升區議會的透明運作,讓市民未來更易監察議會、參與社區事務。我們必須好好把握今次主導17區區議會的機會,把過去建制派在各社區保皇、黑箱作業、浪費納稅人金錢、不公義作風等的惡習徹底根除,全面改革區政,實行還政於民。

 

要留意的是,今次選舉在極高投票率下仍然不少選區險勝,證明建制派的選舉工程系統非常堅實;經過今次大敗後必定只會提高選舉操控,2003年區議會選舉民主派的勝利,到2007年大敗的教訓仍在目,香港人不可掉以輕心,必須繼續努力,穩固社區工作,未來進一步光復立法會。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