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特區政府 請講人話(信報「專業議政」專欄)
2019-07-24

元朗黑夜的晚上,筆者和很多香港人一樣,看到電視上、網上直播的畫面,都完全不能相信眼前的事情是實在地在香港發生,憤怒到徹夜難眠。「七一」晚上高官凌晨4點開記招譴責示威者;中聯辦被弄污,整個問責班子走出來說傷害民族感情,但有幾百個白衣人肆意對香港市民恐怖襲擊,林鄭月娥在哪裏?相信這是很多市民心中的問題。

 

高官選擇性失明 雙重標準

 

根據報道,有鄉事派甚至黑社會背景人士響應日前建制派撐警集會的「教仔」呼籲,白衣人聯群結隊用「保護家園」為藉口,拿齊武器集結,出發前甚至合照留念,然後到元朗市區見黑衣人就打。最後這些流氓更衝入港鐵車廂無差別攻擊記者、議員和乘客,當中更有女士、長者、小朋友受驚,甚至被打,令恐懼籠罩元朗以至全香港一整夜。

 

只顧保護中央尊嚴,不顧港人死活,元朗黑夜儼然是特區政府管治本質的寫照。記者問到重點,文明社會若發生大批暴徒網上預告,有組織有意圖,無差別攻擊平民百姓,已經屬於恐怖襲擊。

香港政府在6.12後第一時間稱之為「暴動」,7月1日示威者衝入立法會塗鴉損壞物件,立即大舉搜捕上百人。當一大群黑社會背景、穿白衣、拿五星紅旗公然到元朗威嚇途人、打私家車、追人群毆,政府新聞稿竟然淡化為「有人聚眾打鬥」,若非選擇性失明,就是雙重標準。

 

如今數十名市民受傷,請政府不要再說香港是「安全城市」,說警隊專業高效率、不偏不倚服務市民。市民的眼睛是雪亮的:警隊的執法準則竟會因地點、政治見解而尺度不一。

 

元朗市民早已求助,警察說警力集中對付上環的示威者,數小時都沒有增派警員保護市民,形同默許兇徒橫行、肆無忌憚。兇徒固然不能姑息,警方失職同樣必須追究責任到底。

 

當日下午已經有大批白衣人在元朗區聚集,傍晚開始便開始無差別毆打市民,警察竟然可以在群毆事件發生一個多小時後才施施然出現,讓兇徒全身而退,更說看不到有人拿攻擊性武器,荒謬至極。全港警員數以萬計,中上環有人示威,竟然令其他地區維持治安工作「真空」,延誤處理暴力襲擊導致多人被毆打受傷。

 

市民在元朗被黑社會追毒打,無助徬徨的時候,去警署報案被落閘,打999無人理,終於有警察出現,卻說看不到有人拿武器;在金鐘,警察見人就截查,但在元朗卻沒有要白衣人一字排開搜身抄身份證,因為「 無法做到 」;幾百個白衣人在村內集結,手拿鐵通木棒叫囂,防暴警察沒有用警棍、橡膠子彈、催淚彈驅散,反而上前友善安撫,更獲警隊指揮官拍膊頭。這就是「勢不兩立」?警務處處長還叫市民對警隊有信心?

 

建制派轉移視線 虛偽無恥

 

建制派在元朗襲擊事件後紛紛劃清界線,更把整件事的責任試圖抵賴到泛民議員身上,行徑極之卑鄙。何君堯高調煽動要把示威者「打到片甲不留」,暴徒上街期間出巡握手,但事態失控引起眾怒便立即變臉。此人在白衣人肆虐元朗圍打市民後逃避責任,嫁禍在場調停被打的林卓廷議員,是非不分地說全港都不應容許和平示威,顯而易見是責怪受害人而非行兇者。

 

如果建制派和政府以為10月《施政報告》派糖派錢就可以平息民憤,是對香港人的侮辱。市民不會忘記在今次反修例運動中流血、甚至送命的多位年輕人,不會忘記政府漠視200萬人和平遊行、然後用語言偽術拒絕撤回送中條例,不會忘記警察暴力對待示威者,卻拒絕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追究責任。

 

西環高度介入施政,林鄭政府集體管治失效,依賴警方武力對付市民,只會激發更多衝突,一手破壞香港的國際形象和經濟。暴力必須停止,林鄭月娥請拿出勇氣講回人話,正式撤回《逃犯條例》,獨立調查6月起造成警民衝突的警方行動和政府決策,盡快修補撕裂,以免繼續對香港造成更嚴重的長遠傷害。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