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由區選前線看建制操盤策略 (二之二)
2015-11-25

中方的選舉操盤 如入無人之境

從區選前線所見,經過幾次選舉累積經驗,中央的干預之手,已經由中聯辦、中資機構以致地區網絡層層緊扣,常規化並越做越精準、越做越高效。過往立場新聞幾篇深入報導值得參考。

主要策略有三:

策略一:分票/?票

粗略統計結果,以派出假傘兵、偽獨立候選人等分票介入以至疑似?票的地區中約十六個選區中,八個成功把泛民候選人擊敗,有五成命中率,中招者除了何俊仁、馮檢基、陳家洛之外,還有其他四名民主黨成員和一名工黨成員。

策略二:種票2.0

我過去面對建制派種票手法,雖則在功能組別內,但亦留意到建制陣營種票在各級選舉中的技巧日趨成熟。在地區選舉中,過往的「一屋多姓」、「幽靈選民」,太容易被發現和追究。

新的種票2.0模式,乃透過各式的行業、社區和人際網絡,接觸本來不熱衷政治和選舉的市民,仔細地記錄和適當時候動員。例如透過中資機構、親中商會、地區甚至學校、屋邨等的「代理人」預先認識,到關鍵時刻遊說出來投票,這比「老人院專車」和「掌心雷」式手法更難發現,亦不犯法。這種隱蔽的影響力,對幾百甚至只是幾十票上落的區議會選情更有效。

策略三:劃分選區 + 針對性動員

有了?票和種票,最後就是中央各駐港部門和機構的動員了。以寶翠選區為例,前當區區議員楊浩然,去屆以33票之微落敗,今年捲土重來,得票增加了三百多票,卻以69票再次落敗,但對手卻是空降的前委任區議會主席,整天可見龐大助選團不停運作。媒體注意力集中於明星和焦點選戰,大部份地區的這種幕後操作都沒有在事前得到關注。我在寶翠所見,如果選區只包括中產寶翠園,楊浩然勝出幾乎十拿九穩,但當選區把西環舊區包括在內,中產聲音就被「淹沒」了。

建制甚至中央勢力針對像寶翠、葵青(為防泛民「翻盤」)和泛民超級區議員的「命中率」很高。不過,以為穩如泰山的立法會議員如鍾樹根和葛珮帆,在「自己靠自己」情況下卻陰溝裡翻船,輸給名不經傳的對手,黃埔東的梁美芬也只是最後關頭才險勝。顯見很多建制派「明星」在無人出手幫忙時,其實如青年新政的游蕙禎說「並非牢不可破」。同樣地,知名度較低、動員力量無暇打擊的泛民候選人,例如新民主同盟,才能較順利地較地區工作努力勝出。

三管齊下攻泛民 明年選戰更艱難

分票、種票加針對性動員的客觀結果,就是泛民總得票47萬多,贏得103席,建制得52萬多票,但已經可以奪得190席,即建制只需2753票便可贏取一個席位,但泛民卻要4629多票才得到一席!如果以整體平均值3413票計算,泛民對建制的比例應該是140對146!簡單來說,這三招令泛民要花比建制多近七成的力量,才可以贏得同一個議席!換句話說,制度和動員,令泛民在選戰中註定事倍功半,確定了建制的先天優勢。

中央透過中聯辦統籌操控香港選舉,控制能力已趨成熟,現時雖說不能兼顧太多,但對中聯辦和建制派來說,資源增加相信不是問題,未來同樣的三招策略,即分票、種票和動員,必會應用於新界東立法會補選、明年的立法會選舉,尤其當中單議席單票制的專業功能界別選舉,例如資訊科技、會計、法律等。

令人欣慰的是,奇蹟偶爾仍會出現。我在IT界多年朋友杜嘉倫在錦繡花園選區截止報名日期最後關頭才決定首次參選,挑戰過往自動當選的現任鄉事派議員。他幾乎晚晚在車站與選民親切交談,認真聽居民意見,結果成功以過半數選票當選。只要有決心,沒什麼不可能!

有一位候選人對我說,「我們選舉的對手不是建制派,而是中聯辦和中央政府….一個滿口謊言的強權政府,假普選、假獨立,叫我們的下一代將來怎樣面對?」

選區落幕,好些落選的候選人以數票或數十票之差落敗,正正是提醒我們每一個關心香港未來的人,都要好好珍惜自己的力量對抗有組織、有策略操控選舉的建制派機器,把握每一次選舉的機會,make every vote count。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