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監察政府 帶來改變(信報「專業為公」專欄)
2016-06-27

第五屆立法會4年任期即將完結,回想自從梁振英當選特首,被揭發私人大宅僭建以至收受UGL5000萬元利益不申報;他的問責團隊爆出醜聞不斷,一宗又一宗涉及自身及其親信的嚴重利益關係的問題,都不能向公眾解答釋疑。特區首長失信於人,卻多番要求立法會議員不分黑白,必須合作。他的管治,相信市民看在眼內都不能認同。

在議會內,我們面對的挑戰和困難不斷:政府用盡強權,建制派在立法會配合,使立法會要發揮正常作用難上加難。無論是我在2013年動議要求以權力及特權法調查香港電視不獲發牌事件,或是全面檢討不誠實取用電腦罪行條例,全被議會以功能組別公司票壟斷而佔多數的建制派否決,為不公義擋駕護航;反之各項大白象工程撥款,無論社會如何反對,依然是強行通過。特首管治和立法會內的投票取向都不能反映民意,最終社會變得分化,每一個階層、不同政治立場的市民都難以互相包容, 想以溝通解決問題,竟變得這樣困難。

科技使施政更透明

作為立法會議員,4年間面對如此局面,愈是深刻體會到監察政府的重要性。不論是大是大非如普選方案、特首特權、法治議題,以至政府內部迂腐守舊缺乏跨部門合作,我代表的資訊科技界別的大小政策推出至實行,全部都需要我們的監察、發聲,才能守護香港人的利益, 守住底線;如果連我們都放棄這些權利,我們將只能繼續看著權貴為個人私利,侵蝕所有香港人的利益。

我常說,科技可以協助市民監察政府,使施政更問責和透明。近年來,政府也開始強調創新科技重要,提倡開放數據。但我們細看之下,卻發現因為沒有公開資料法例及政府檔案法的規範,根本沒有真正的開放。我多番向政府提出質詢、要求,最終在2015/16年我們得到首次以CSV格式發放的《財政預算案》,方便應用開發者和數據分析,資料一線通(data.gov.hk)的數據集也愈來愈多。與政府完全開放數據尚有一段距離,但帶來的改變卻是證明了我們必須從細節的監察、要求、發聲,才能推着政府前進。其他政府落後於現實的例子,如一系列運輸及駕駛相關法例,以至香港對出租車以至電能車的自動駕駛等規管及執法,不只落後於人,甚至成為國際笑柄。在其他政策範疇如金融科技等,這種例子實在多不勝數。

成立了創科局,資訊科技界得到政府注入了大量資金、基金支持發展。不過,這種「供給面經濟學」的做法,到底最終能否有合適的政策配合,成效如何都有待證明。的確,即使在創新及科技局成立後,長久以來行業面對最困難的問題,由人才供求錯配,以至政府採購本地產品及服務長期和繼續處於低水平,仍然沒有得到正視。政府管治本身無法突破自己既有制度自綁的限制,本來就是問題根源及障礙所在。縱然是爭取了政策,監察依然是一刻不能鬆懈。長遠而言,我們需要的是真正開放的市場,以及為本地業界創造機遇的政府。

此外,隨着大數據和智慧城市的興起,市民的私隱和網絡安全,成為更易受攻擊的脆弱點。今時今日,人民私隱和網絡安全的最強大敵人,已經不再是普通黑客,反而是當權者的秘密所作所為。我們不能忘記斯諾登這位香港過客給我們的忠告,必須醒覺自保,捍衛香港互聯網的自由。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