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社會信用侵犯人權 必須阻止(信報「專業議政」專欄)
2019-07-16

英國科技寓言劇集《黑鏡》曾描述一個每人由「社群評分」決定的世界,透過5分制的評分系統來劃分人的階級,高分人等可以獲得優先的社會資源,得到更好的住屋、交通、教育和醫療服務,而低分人等就會被社會體制懲罰,處處受阻。

 

這個情況早已不是劇情,而是上千萬人在中國的社會信用系統中被列入法院黑名單,而被禁止搭飛機和火車的中國人生活的現實。

 

社會信用伸至大灣區

 

7月5日,廣東省政府提出粵港澳大灣區未來3年的行動計劃,其中一項包括建立社會信用評分制度,令市民高度關注社會信用評分會否包括香港。港府其後極速與廣東省政府「割席」,多次在社交媒體發帖澄清社會信用評級「絕對不會在香港實施」,而「信用中國」網頁同時刪除「香港」字眼,嘗試平息市民的關注。

 

香港既然屬於粵港澳大灣區規劃的一部分,今天港府官員派定心丸,如此「保證」對挽回市民的信心有多大作用?內地政府明年將開始全面落實社會信用制度,香港市民擔心個人資料和一舉一動會否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政府「送中」,實在情有可原。

 

為何香港推行社會信用評級的傳言會在短時間內引發龐大迴響?因為這個內地式監控系統無遠弗屆,比歐威爾的著名警世小說1984描繪的「老大哥」有過之而無不及。我們習慣的信用評分制度追蹤個人的財務狀況作出評分,但內地式信用評級卻把這個概念無限伸展到人的各種行為。

 

根據中國國務院公布的《社會信用體系建設規劃綱要》,每個人在金融、法律、社會行為及行為舉止,都能成為個人「信用」評分的一部分。中國透過要求科技公司配合,早已有能力收集所有人民的銀行交易、上網發帖和網絡訊息,配合早於2006年開始規劃的社會信用體系。

 

去年底,由百度提供技術支持的「信用中國」平台成立,平台打通44個中央部門、32個省級平台和12家民企的信貸資料庫,包括阿里巴巴旗下的芝麻信用、騰訊旗下的騰訊徵信等。當局稱已蒐集超過1300萬個黑名單訊息。

 

港人一切都受威脅

 

扣分的行為包括違反法庭命令、亂過馬路、欠債不還、欠稅、行騙,而一些社會行為例如有否在網絡上散播所謂「不可信」的言論,還有網上購物習慣都會包括在內。低分人等面對怎樣的後果?個人信用評分會影響個人出行出遊、升職、置業、子女就學等各方面。

 

社會信用系統已成為中國政府打擊人權和言論自由的工具。例如在江蘇省睢寧縣的制度中,「圍堵衝擊黨政機關、企業、工地、纏訪、鬧訪」和「利用網絡、短訊誣告他人」等行為會被扣分。社會信用評分計算的方式不透明,對個人權利缺乏保障,不同意評分亦投訴無門。

 

中國有「格鬥狂人」之稱的搏擊家徐曉冬今年5月傳出被評為「D級」,他除了被限制無法乘搭公共交通工具,例如車票、船票、機票之外,亦不可進入酒店、高爾夫球場,更加不能裝修、起樓、擴建房屋,甚至度假亦被禁止。

 

香港根據《基本法》享有言論、遊行及宗教自由,但社會信用評級都會牴觸人權甚至法律制度。如果社會信用系統實施,香港市民的身家性命財產都會受到威脅。這件事今天聽來仍像天方夜譚,但誰能保證二三十年後不會發生,上街遊行示威或者在網上批評政府,有機會被「扣分」?

 

政府要真正說服香港市民不會在未來被內地式全天候監控,認真面對市民的質詢和公布技術細節,而不只是在社交媒體上三言兩語了事。筆者已向當局要求交代有關智慧燈柱的位置、蒐集的數據由誰保管、會否辨識個人身份、探測器所得數據如何處理,跟進有否引入智能天眼監控市民。要阻止香港發生有如《黑鏡》式的未來,就要靠我們今天警惕。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