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科企大得不能倒 分拆是出路? (信報「專業議政」專欄)
2019-05-17

隨美國大選將近,分拆科技公司的建議已成為政治人物的選舉議題。到底這些富可敵國、對社會和政治影響力日漸龐大的科技企業應否分拆?是政治秀還是真的有用?5月9日,臉書的聯合創始人曉斯(Chris Hughes)通過《紐約時報》發表長達6000字評論,批評CEO朱克伯格管治公司的權力過大。

 

曉斯指Facebook在私隱保障方面馬虎,表面聲稱尊重用戶私隱,暗地裏卻儲存用戶電郵,又以VPN應用程式追蹤用戶。他認為在朱克伯格管理下,臉書出現劍橋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的醜聞,容許俄羅斯勢力干預全球選舉,讓虛假新聞泛濫、令仇恨和暴力言論擴散等。他認為規管者應該重新檢視臉書對WhatsApp和Instagram的收購有否打擊競爭,並限制fb在美國可以收集哪些數據。

 

對於「拆骨」論,臉書國際事務和通訊副總裁Nick Clegg回應指,分拆大型科技公司並非解決方法;又稱該公司沒有壟斷市場,但未回應關於朱克伯格的決定無人問責。朱克伯格掌管每日數十億人使用的網上服務,可以直接決定用戶接觸到的資訊,擁有巨大的影響力甚至可以影響選舉。

 

臉書是全球最大的社交網絡,用戶接近地球人口一半有多。fb、WhatsApp、 Messenger及Instagram均擁有數以億計用戶;谷歌、亞馬遜、臉書等美國科技公司市場影響力巨大,開始有輿論提出分拆這些科技巨頭,防止他們在各個領域不斷擴張造成壟斷,利用個人資料牟利,透過科技控制用戶的思想行為。

 

有蘋果用戶認為,蘋果限制iOS應用程式只能透過App Store下載和抽取高額佣金的做法有違反壟斷法。

 

在政治和法律層面上,要實行分拆科技公司的建議難度極大,這對於阻止壟斷,實際上又能解決什麼問題?即使把臉書、WhatsApp和Instagram分拆,臉書依然能夠掌握超過20億用戶的個人資料、喜好和位置等數據。

 

最核心的問題是,fb用戶數目龐大、演算法透明度低,還是其他因素(例如企業管治文化、無法清除不斷滋長的假新聞、極端仇恨言論)?分拆大型科技公司或許在政治上是個動聽的口號,但操作上的複雜程度高,這個建議未必能解決所有問題。

 

反壟斷執法機構可以調查臉書有否利用其市場主導地位來阻止競爭,但要有充分證據,令法庭裁定fb濫用市場優勢損害競爭並不容易;另一個方向是調查臉書是否透過收購Instagram和WhatsApp而消除競爭對手。

 

多年前科技行業的著名案例或許能讓今日的決策者參考。上世紀九十年代,微軟被控利用其主導地位,強迫消費者使用IE瀏覽器,美國政府曾試圖分拆微軟公司,但因為法庭判決而沒有成事。

 

二十世紀,美國政府曾經嘗試分拆科技公司,例如六十至八十年代在生產電腦無出其右的IBM被控壟斷;八十年代,美國政法把AT&T「一開八」後,有評論認為減弱了電訊方面新技術開發和應用的能力;九十年代的微軟壟斷訴訟案,政府最終放棄令微軟逃過一劫,卻耗費大量資源和令人才流失。

 

目前在互聯網科技發展迅速之下,技術日行千里,「一剎那光輝不是永恒」,今日的科技巨頭能否主導市場和持續得到消費者信任,自有市場和用戶力量促使,政府和法院難以決定。汲取歷史經驗,運用反壟斷法規分拆科技巨企不是靈丹妙藥,甚至可能出現與本身目的相反的結果,例如變相令中國的科技巨企取而代之,徹底改變互聯網生態,必須審慎考慮。

 

然而,fb積累大量用戶數據,幾近是全球最有價值的無形資產。這個龐大的數據機器繼續用盡所有途徑獲取更多個人資料,以求維持數據經濟的主導地位。即使不對fb動分拆大手術,亦必須解決數據高度集中,並透過施加更多企業管治方面的要求,迫使朱克伯格認真實踐對於保障用戶私隱的承諾。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