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互聯網無形之戰
2013-02-05

中美兩個資訊大國之間的緊張關係再次升溫。多個美國新聞媒體包括《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華盛頓郵報》、彭博通訊社等分別聲稱電腦系統和公司網絡曾遭有系統的攻擊。資訊保安專家憑入侵者的網絡位址(IP address)懷疑黑客入侵來自中國。這些傳媒都曾經報導中共高層及其親屬累積巨額財富。

另外,互聯網公司Google主席施密特(Eric Schmidt)及曾任美國國務院顧問的Google Ideas總監科恩(Jared Cohen),4月將出版新書《The New Digital Age》,內容批評中國為經濟及政治利益而支持網絡罪行,活躍於資訊滲透和對外國企業發動黑客攻擊,狠批中國為「全球資訊科技最大的威脅」。消息指美國政府正考慮採取行動,防止黑客繼續襲擊美國的商業公司和政府機構。

互聯網引發價值觀衝突

不過,中國作出回應卻以受害者自居,指自己是世界上遭受網路攻擊最多的國家之一,並反擊指美國IP位址亦對中國境內逾萬個網站實施遠端控制。隨著戰略性設施和重要基建防衛重點逐漸趨向資訊系統,各國正進行虛擬軍備競賽。在資訊自由和管治方面,一場價值觀的「無形戰爭」亦正展開。

互聯網於1960年代美國國防部為軍事原因而研發,其目的是改善通訊指揮系統,改善軍隊資訊傳遞。時至今日,互聯網的應用已經遠遠超乎最初的預期,影響力無遠弗屆,對經濟、社會和等文化層面的影響大幅超越古騰堡(Johann Gutenberg)於中世紀發明活字印刷所帶來的資訊革命。

弔詭的是,原本由政府主導研發的互聯網,結果不因軍事卻因為商業潛力,得以在短短數十年間爆發性發展,其影響力現在反過來影響政府與政府、和政府與公民之間的關係。

「誰控制了信息,誰就控制世界」

從近年無日無之的網絡攻擊和間諜黑客入侵,到互聯網社交媒體促使多個中東國家出現「茉莉花革命」推倒獨裁政府,以致不同國家、非牟利組織和國際組織在互聯網治理和資訊自由問題上爭持不下,通通顯示出互聯網帶出權力和利益之間的角力,已經滲透到政治、國際關係、意識形態、主權和法律等範疇,影響深遠。

今天全球多於一半人口已經能夠接觸手提電話或者互聯網。資訊科技的普及,已經大大改變政府管治模式和公民社會的角色。人人口袋裡的智能電話,取代了印刷和廣播媒介成為公民迅速接觸大量資訊的平台。Google的施密特和科恩於2010年在美國《外交雜誌》發表題為《The Digital Disruption》的文章中指,資訊科技將改變社會的力量重新分配到普通人手中,不論屬於任何國家、種族和社會階層,都能夠通過互聯網成為公民記者、號召抗議,宣揚自由、平等、人權等價值。

互聯網將國家、種族、地區、文化的邊界模糊化,對於維護開放自由價值的國家,相對著重國家安全,並以控制、規管、監控等手段維持穩定的政權來說,意義實大不同。

互聯網與政府管治 – 雙面刃

對於相對地認同和維護資訊自由、平等、民主和人權的政府來說,互聯網出現使公民期望在彈指之間得以取得政府資訊,並要求更公開、透明和問責的政府管治文化。美國總統奧巴馬在2010年發佈《透明和開放政府備忘錄》(Memorandum on Transparency and Open Government),承諾政府運作會更透明,倡導“參與式民主”,以求達致更高效率和有績效的管治。

奧巴馬任內致力於推動「開放政府計劃」,鼓勵民眾瞭解並參與公共政策討論,例如設立「數據在線」(data.gov) 公開大量數據資料、通過不同社交媒體為奧巴馬舉行「網上市政會議」 (Online Town Hall Meetings)、白宮設立名為”We the People”的網上請願網站(連署人超過十萬白宮就必須回覆,更加有可能成為正式提案交給國會審議。)

另一方面,互聯網亦能被政府和財閥以保護版權和網絡安全等原因監控公民網上活動和箝制資訊自由的手段,侵犯個人私隱和言論自由。美國去年差點通過的「禁止網路盜版法案」(Stop Online Piracy Act, SOPA),便提出一個網站上只有少數用戶從事盜版行為(如違法提供檔案下載、散播盜版影片等),政府便有權直接封鎖網站。雖然如此,另一條面臨通過的法例「網絡情報共享和保護法案」(Cyber Intelligence Sharing and Protection Act, CISPA),則允許網絡供應商在不需法庭命令、不需屏蔽個人隱私的情況下向政府提供有關網絡安全問題的資料。歐盟亦將在未來一年討論類似的法例。

價值觀和利益的角力

2012年國際電訊世界大會完成了自1988年以來對《國際電信規則》的首次修訂。這個國際電信聯盟的會議包含中國、俄羅斯、沙特阿拉伯等多個集權國家,透過閉門會議研議並限制全球網絡自由。就這項技術性規則中是否加入互聯網相關條文,與會各國激烈討論四個問題,包括應否擴展「電訊」一詞的定義和範圍、國際電聯應否在互聯網治理方面擁有更多權利、成員國對互聯網管理是否應有平等權利及應否包括安全和垃圾郵件管控方面的條款。

最後,新版《國際電訊規則》得到89個成員國(多為發展中國家)贊成,但是包括英、美、加、法、德等在內的55個成員國拒絕在新版《國際電訊規則》上簽字,即不會在這些國家生效。這顯示出各國互聯網發展程度、社會狀況不一導致管治訴求方面將會繼續出現角力,例如網絡安全、隱私和數據保護、跨境管制、網絡犯罪、技術標準、資源分配等。

互聯網和資訊自由在互聯網時代已經逐漸成為基本人權。對於個人來說,單靠政府和管有重要網上設施、技術和服務的私營企業去保護個人私隱和言論自由顯然並不可靠。但可幸的是,沒有一個政府可以全時間監控互聯網所有資訊。但政府試圖以不同手段打壓自由和開放的互聯網來維持政權的合法性、權利和控制權之際,公民社會的力量包括個人、非政府組織、倡議團體等的力量便顯得非常重要。

我們應該意識到知識的傳播權不但關乎政府和商界的策略和利益,更是網絡自由和資訊流通的基石。我們身在香港擁有相對內地自由的互聯網,應該時刻意識到網絡自由並非必然,並時刻警覺箝制資訊自由時刻在發生。公民社會可以繼續借助眾多的網上工具去散播更多資料、聚集網民的力量,監察政府和施加壓力,但千萬勿忘,捍衛網絡自由的重要!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