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網絡自由 港人堪憂 (信報「專業為公」專欄)
2015-07-06

上星期筆者出席澳門舉行的2015年亞太區互聯網管治論壇(APrIGF),今屆的主題是「互聯網管治的演變:加強可持續發展」,不少討論的議題都離不開中國。

香港人幸運的是依然能夠使用不經任何審查的互聯網,不用翻牆便可以接觸資訊和自由表達,毋須如大陸用戶每天要跟網監機關角力,或者擔心隨時因為網上的片言隻語而惹禍上身。

7月1日,中國政府頒布新的《國家安全法》,當中明文把香港列入其中。其中一個重點是,首次把網絡安全提升至國家安全層面,美其名為樹立「網絡主權」,實質是令嚴控互聯網意識形態的作為變得有法理基礎、變得更為正當、合理和常規化。中國式「網絡主權」如何衝擊港人目前享受的自由,其影響是不容忽視的。

中國政府7月1日頒布實施新的《國家安全法》,其中第11條指「維護國家主權、統一和領土完整是台灣同胞與港澳同胞的共同義務」,首次把港澳台明確列入中國法律中。雖然新的《國安法》屬於宣示性,尚未有具體內容,而特區政府為安撫港人,亦立刻發表聲明指新《國安法》不會在香港實施;然而,貫穿於整套法律的「國家安全凌駕一切」的態度,已經對香港人關注的言論自由帶來心理壓力。

新的《國安法》對網絡安全有不少闡述,還首次提出「維護國家網絡空間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覆蓋面廣泛而模糊;第59條說明,中國應建立國家安全審查與監管的制度及機制,對影響或可能影響國家安全的外商投資、特定物資與關鍵技術、網路訊息技術產品及服務、涉及國家安全事項的建設項目,以及其他重大事項和活動都進行國家安全審查,以有效預防及化解中國的安全風險。

中國目前的網絡法律框架由《電子簽名法》、《關於維護互聯網安全的決定》、《關於加強網絡訊息保護的決定》等多條法規組成。

另一方面,網監機關有如思想警察,一方面監察網站內容、網民的電郵、訊息和訪問紀錄,亦會以封網方式,例如過濾關鍵字、封鎖IP地址來過濾所謂認為不合法或犯罪的內容。

中國政府正在草擬《網絡安全法》,可見大陸的網絡維穩力度只會繼續加強。關鍵詞審查還不夠,還從網絡生態的上游管起,以行政手段牢牢控制提供硬件、軟件、網絡平台的營運者。

面對幾十甚至上百億的生意,外國科企和內地的科技公司和網絡平台都只能向政府妥協,甚至主動逢迎。

斯諾登事件暴露美國透過服務供應商無孔不入地監控互聯網,同時中國亦不斷利用科技,變本加厲地監控國民的思想和表達。香港是中國領土內僅存可以自由使用互聯網的堡壘,當無國界的互聯網遇上中國式「網絡主權」和「國家利益」,這些含糊的概念會如何演繹?相對於擔心內地《國安法》在港實施,我們更應提防一些藉機要求香港互聯網管理和創新科技發展要與大陸接軌的聲音,捍衞網絡自由。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