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立法保障資訊自由 急不容緩
2014-03-27
  • 愈來愈多決策透過電郵下達,按一下刪除鍵即可以消失得無影無蹤。
  • 改革法律容易,改變根深蒂固的思維困難。

申訴專員黎年上星期發表任內最後一份《主動調查報告》重鎚出擊,批評政府有欠公開透明,沿用多年《公開資料守則》沒法律約束力,甚至被個別政府部門用作擋箭牌。他促請政府制訂《資訊自由法》,保障公眾知情權。

公眾有權取得政府資訊是民主社會的一項重要準則,而外國經驗顯示制訂《資訊自由法》有助改善政府施政、打擊貪污。現時全球70多個國家和地區經已制訂資訊自由法,把資訊自由視為憲法權利。瑞典是世界上最早頒布《資訊自由法》的國家,早在二百多年前就制定了有關法律。

香港制訂《資訊自由法》時應參考其他國家的經驗,善用科技處理和追踪申請,避免市民的申請在官僚架構中打轉,甚至石沉大海。申訴專員以指出使用電子檔案保管系統的進展緩慢,會導致愈來愈多如電郵等資料大量流失。愈來愈多決策透過電郵下達,按一下刪除鍵即可以消失得無影無蹤。若沒有《檔案法》要求妥善備存這些電子資料,市民便沒有機會從解封的歷史檔案中得知當時的政府內部運作,更遑論追究責任。

去年法律改革委員會分別成立「公開資料」和「檔案法」小組委員會研究本地和海外法例,並建議改革方案。但改革法律容易,改變根深蒂固的思維困難。不論法律如何,最重要是特區政府的政策、部門文化和公務員是否將公開資料和透明化視為預設的態度,否則即使法律如何規定,在部門層面實行時只會舉步維艱。

過往我致力推動政府公開資料,去年曾在立法會質詢政府以《公開資料守則》拒絕申請的理據。我贊同黎專員說「其他人會講大話,但歷史文件和檔案是不會講大話」。在這個政府龍門亂加亂搬的世代,我們有責任為下一代保留找尋真相的方法。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