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政府索取用戶資料成私隱隱憂
2015-05-04
  • 智能手機全方位深入市民的日常生活,所傳遞的網上訊息內容和數量已經今非昔比。
  • 互聯網服務供應商亦沒有責任通知用戶,對市民的私隱安全構成隱憂。

 

立法會正開始審議《截取通訊及監察(修訂)條例草案》(條例),然而大部份只屬技術修訂。在互聯網監控技術發展一日千里,令人擔心執法部門會利用條例的漏洞,在不受監管的情況下截取和蒐集市民的通訊,製造白色恐怖。

《條例》早於2006年生效,用以規管警方、海關或其他公職人員在執行職務時截取通訊和監察嫌疑人的行動,按監察行動的級別需要法庭批准才可進行。當時條例針對的範圍就是類似電影《竊聽風雲》橋段以偷聽器、勾電話線等方式的監察行動。

不過,智能手機全方位深入市民的日常生活,所傳遞的網上訊息內容和數量已經今非昔比。網絡通訊透過電訊系統傳送,按理《條例》應屬規管範圍以內。然而截取通訊及監察事務專員曾向記者承認,沒有收到警方監控即時通訊的匯報。警方、公職人員有否截取、蒐集網路上的私人通訊(例如Whatsapp、微信等),甚至外判這些工作,公眾根本無法得知亦無從監察香港政府監控網絡通訊至何等程度。警方更有可能在不受條例規管之下,向互聯網服務供應商大量索取用戶資料。

《香港資訊公開報告》於2010-2014 五年間向互聯網服務供應商提出的本地用戶資料索取及移除要求,發現較大部份要求來自警務處『調查或預防科技罪行』,供應商大致上執行。以往曾發生儲存資料的媒體被執法部門從供應商檢走的例子,同樣沒有規定檢視、取走內容的權限和交還儲存媒體的程序。互聯網服務供應商亦沒有責任通知用戶,對市民的私隱安全構成隱憂。

我曾在法案委員會中促請當局提出明確指引,讓供應商了解政府的索取資料要求,並要求政府以書面形式解釋網絡通訊在何種情況下屬於《條例》的規管範圍。我認為當局在執行監察行動時,在偵測嚴重罪行和保障公共安全的同時,必須確保市民的私隱及公民權利獲得足夠保障。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