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互聯網商應關注截取通訊條例修訂
2015-05-14
  • 修例的觀點也只偏向執法者,對市民的私隱保障卻欠奉。
  • 進一步合理化監控行為,恐怕香港市民也不可信任所有電子產品。

 

本週初,《2015年截取通訊及監察(修訂)條例草案》委員會召開公聽會,在我和各議員的追問下,當局官員的答覆卻顯露出條例本身諸多問題,修例的觀點也只偏向執法者,對市民的私隱保障卻欠奉,令人十分擔憂執法者會如何濫用法律的灰色地帶監控市民。

尤其官員表示執法部門為求截取通訊的資料能用作呈堂證供而按例向法庭申請手令,又或者是互聯網服務供應商不合作提供資料,才會申請手令。這正好顯示執法者可反其道而行,只為監控,不為呈堂,毋須申請手令便任意向互聯網服務索取資料。無獨有偶,不少業內朋友向我反映,他們也曾面對執法部門未有手令而要求索取資料的情況,令他們進退維谷,最後部份更選擇交出資料。

互聯網服務供應商交出用戶的資料,除了被監控人士的私隱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侵犯,執法者從供應商手上取得的資料,很有可能包含其他人士的資料,當局應如何處理,有甚麼權限處理,在現有條例都極不清晰,甚至可能對當局的監控行為沒有制衡作用。不論市民和業內人士都有必要注意,所有通用的即時通訊軟件內容、電郵、元資料記錄等,只要通過電子傳送都有機會被監控。當局亦毋須在通訊過程中截取,因為這些資料已通通儲存在供應商的伺服器內。

美國法庭上星期就一宗執法者在未獲法庭手令的情況下追蹤手機定位的案件,最新的判決結果竟然裁定手機定位資料並非屬於機主,而卻是手機服務供應商這第三方,所以執法者毋須申請手令亦可合理地取得資料。若本港的執法者援引同樣的理據,進一步合理化監控行為,恐怕香港市民也不可信任所有電子產品。當局必須明確澄清條例的適用範圍和擴大對市民的保障。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