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聚焦獨立調查 勿讓林鄭轉移視線(信報「專業議政」專欄)
2019-08-09

8月5日的三罷七區是近年最大型的全民罷工行動,神隱十多日的林鄭當日見記者,作為社會怨氣根源本人,不單沒有拿出作為管治者應有、負責任的態度,為解決困局提供實際方案,反而轉移焦點,說「反送中」已經結束,示威者「搞港獨」,扣上各種標籤及罪名,和上任特首梁振英表演同一戲碼,製造更多對立與矛盾。

 

林鄭的所作所為不惜加深傷害香港,為的是令運動消散,方便自己全身而退。面對市民展現的強大決心,林鄭直到今天依然唯我獨尊,不知錯、不回頭、不負責,反而搬出新戰略,繼續運用她手上的公權力和資源打壓和恫嚇香港人,我們失望、憤怒至極。

 

五大訴求不容淡化

 

林鄭說示威已經變質,由「反送中」變成「挑戰一國兩制的底線」,只是強權慣用的語言偽術。實情是,即便是到了8月5日,市民手上標語最多的依然是「反送中」、沙田集會現場「撒回惡法」、「痛心疾首」。運動參與者從來都是堅持五大訴求,而近日焦點相對集中在「反警暴」,尤其是在721元朗事件過後更是特別明顯。警隊過分武力、「警黑勾結」、選擇性執法、濫捕及不合理控罪,然而特首將「政治問題,警隊解決」,是完全不負責任的表現。

 

早從612警民衝突,國際特赦組織已經調查及證實警方濫用武力,721元朗事件,多家傳媒機構記錄了警方刻意縱容黑社會隨意聚集攻擊市民,警隊縱受千夫所指,卻毫無收斂之意,更理直氣壯指摘政務司憑何代為道歉。市民不禁要問,兩個月來警隊作為執法者不講道理、不能控制自身情緒濫權濫暴,選擇性執法,我們還如何能相信警隊專業、誠信,如何能委以執法重任?若政府繼續以公權力打壓、人治替代法治,香港距離中國內地的陽光司法又有多遠?

 

譴責暴力是輕易之舉,但今次問題正是源於香港人不論如何和平理性地表達訴求,政府依然充耳不聞。正如大律師石永泰所言,「要譴責暴力很容易,機械人都可以譴責暴力…但譴責之餘要想一條出路。」特首有沒有想過出路?看過記招明白到,特首只意圖轉移視線,強說「運動已變質」,替自己的極端鎮壓手法找「理由」;香港人,實在不會如此容易受騙及墮入陷阱。

 

很多人視85大罷工為運動的一個分水嶺,既然林鄭拋出新的論述,我們便應沉應對,冷靜思考及檢討運動的下一階段和節奏。這的確是一場民意戰,行動目標清晰,有準確的線路和口號,得到最大多數市民響應和持續支持,是這場群眾運動最重要的基礎。

 

特首意圖淡化五大訴求,筆者認為我們應重新聚焦。即便在記者會上,林鄭亦只能指某一項訴求不可行,其餘四項則輕輕帶過。五大訴求固然有輕重、難度高低、時間次序之別,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卻肯定是當刻香港社會最大多數人都認同、有公信力及完全可行的一項訴求,擬定清及全面的調查範圍,令社會各界能得到一個有意義的說法,不必再就誰是誰非無了期地爭拗下去,亦能為撤回條例、追究警暴、真雙普選、不要政治檢控等訴求加添一道助力。

 

在此我再次呼籲林鄭,拿出應有承擔,為你一意孤行強推惡法負責到底,有能力令社會能盡快回復平靜的,只有特區政府。

 

擴闊參與 凝聚民心

 

連登網民在85三罷翌日及昨天召開了民間記者招待會,筆者認為耳目一新,由線上走到線下,展示了香港示威者有理有節、得體應對及公民質素,若是平時只看到激烈衝突畫面的市民大眾有機會看到記者會,與「暴徒」指控對比自然會有新的觀感。反修訂運動當中,香港人不斷以多元化、靈活、高效方式,向世界示範抗爭的各種可能,又不斷以自我修正及重新學習,贏得了更多支持。連登仔女說「冇隱形大台,只有有形暴政」,在數碼時代勇於立新,以耐心、準確的論述,提出明確目標堅定五大訴求,多元方式爭取支持,讓社會上不同崗位的人都能參與,張弛有度,這些看似基本的方向,卻是至為重要。香港人團結、不放棄,我們共同進退。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