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肺炎疫情揭示電子教學須改善(信報「專業議政」專欄)
2020-03-11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影響之下,教育局宣布全港學校停課至少到4月20日才分階段復課。電子學習在港推行多年,但把全港各級學生的所有學習改在家中遙距進行,猶如一場電子教學大規模實驗,可算是歷來首次全港長時間網上教學,對學校、家長及學童都是前所未見的挑戰。

 

不同學校在資源、人手條件方面各有局限,教育局只呼籲學校訂立研究網上學習計劃,卻沒有足夠的指引讓老師跟隨。學校和老師一時間要應付長時間的停課,不能只是簡單地把教材和功課上載到學校平台了事。

 

基層家庭缺支援

 

教師既要不斷更新教學內容,又同一時間要應付用軟件實時互動教學,甚至拍攝教學影片等技術操作,又要監督學生的自學進度,工作量和複雜程度都大增,但支援和培訓明顯不足應付。

學生在家學習需要適應,年幼學童的家長同樣面對困難。

 

教育大學幼兒教育學系最近發表的研究調查發現,逾七成幼稚園和逾八成小學有安排網上教學,但當中約36%幼稚園學生家長及約47%小學生家長不滿意。

 

一半人認為學校支援不足,其次是學習活動種類太少,家長面對的其他困難包括欠缺物資和配套。

 

不同背景與階層的家長能夠輔助子女在家學習的能力的差異極大。尤其是基層家庭可能使用較舊的電腦設備,子女之間共用電腦,家中沒有打印機,網速或無法支援實時網上上課,導致有同學要到快餐店等地方借用WiFi做功課。

 

有基層家庭學童因未能負擔購買電腦、上網費用及缺乏技術支援,無法在家中上網學習,停課對他們的學業影響最甚。

 

正常上課時基層已經面對困難,更何況是數以月計的停課?政府「上網學習支援計劃」實施了幾年,協助低收入家庭購買上網服務及電腦,政府在2018年8月終止資助之後,對上門技術支援等服務的需求有增無減。

 

政府去年決定中止「上網學習支援計劃」,改由關愛基金撥款予基層家庭購買電腦,並由香港小童群益會及有機上網兩間慈善機構自行想方法延續支援計劃。

 

筆者過往曾與關注學童發展權利聯席的家長們見面,他們當時最希望政府增加上網資助,加強支援幼稚園學童,以及資助基層家庭購買電腦和設備。

 

關愛基金在2018/19學年起推行「資助清貧中小學生購買流動電腦裝置以實踐電子學習」,約有10.2萬名合資格學生受惠,條件要求學生就讀的學校及班別正推行電子學習,並建議學生自攜流動電腦裝置。

 

然而在2017/18學年,在交回問卷的約74%學校中分別只有約26%中學、22%小學及18%特殊學校已推行或正訂定「自攜裝置」的相關措施,即大部分未有參與「自攜裝置」計劃學校的學生,根本無法受惠關愛基金資助,而且有多於一名子女的基層家庭只能獲得一次資助,未能做到「一人一機」,情況極不理想。

 

推行多年漏洞多

 

雖然社會上不少有心人伸出援手,例如社企、電訊商與非牟利團體等為綜援家庭、書簿或車船津貼受助同學提供兩個月免費上網SIM卡,幫助居於房、舊樓或偏遠地區的同學。

 

政府最近於防疫抗疫基金額外增加2019/20學年的學生津貼1000元,但仍不足以解決基層學生上網學習的問題。

 

措施應擴大恒常化

 

類似措施其實應擴大和恒常化,而政府亦應研究改善公共圖書館和自修室的科技配套,例如設立地區電子學習資源中心,讓基層同學不須為WiFi及使用打印機等煩惱。

 

為何特區政府投放數以億計公帑後,過了多年電子教學仍未成氣候,直到今次肺炎疫情爆發才發現之前的教師培訓、對學校的指引、給予家長和基層學生的配套,依然漏洞處處?這個問題值得教育局、勞福局、創科局等跨部門進行研究,而不是應付疫情之後一切依舊。

 

今次疫情正好給予一個難得的機會,全港大規模試驗採用遙距教學如何以學生為本。

 

政府應把握機會,在疫情緩和後總結從2月開始實施「停課不停學」遙距電子教學模式的經驗,令各方面配套更完善,並改善對基層家庭和學生的電子學習支援。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