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讓政府在陽光底下運作
2017-03-10

在香港缺乏《資訊自由法》及《檔案法》下,要求政府公開資訊有一定的難度。筆者連續五年在立法會內向政府提出質詢要求政府公佈向資訊及通訊科技公司提出披露及移除資料的要求次數及理由。

 

令人遺憾的是,雖然 2016 年提出要求的數字較 2015 年下降17%,是自 2014 年以來連續第三年下降,但警方仍然不肯提供「根據法庭命令而提出的要求數目」以及「涉及的資訊及通訊科技公司總數」,只以一句「沒有備存有關統計數字」敷衍了事。有關「要求獲受理的數目」,警方就只答覆「部分受理」,令人失望。

 

2014年佔領運動前後有多人因在Facebook等網上平台發表言論而被警方拘捕,警方不肯公布數字,令人擔心跟市民的網上言論自由有關。根據七間國際資訊及通訊科技公司(即谷歌、雅虎、微軟、蘋果、Facebook、Twitter及Verizon)分別發表的資訊公開報告,這些公司在 2016 年上半年共接獲香港政府提出 712 次披露其用戶資料的要求,較之前半年增加15%。特別是 Facebook,在 2016 年上半年接獲破紀錄的 190 次要求,較之前半年的 113 次要求上升68%,亦較2013 年上半年的一次要求增加許多倍,然而政府拒絕解釋當中的理由。

 

問題核心,不只是數字的升降,而是政府要求及申請移除資料是否需要取得法庭手令,讓法庭判定這些要求的合法性。警方至今堅持不公布依據法庭命令發出資料索取及移除要求的數字,亦無透露有多少要求實際獲得資訊科技公司執行,做法欠缺透明度,只會令市民擔憂執法的合法性。我上期寫到警方應效法國外的執法機構,採取高透明度和問責的態度,上述例證,可見我們的確需要更問責和更透明的施政讓市民監察政府。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