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走在公義路上 羅拔甘迺迪離世50週年(信報「專業議政」專欄)
2018-06-11

走在公義路上 羅拔甘迺迪離世50週年

 

五十年前的六月,贏得加州總統提名初選的紐約參議員羅拔甘迺迪(Robert F. Kennedy),在舉辦慶祝活動的酒店被一名槍手向他頭部開槍。他的一生在歷史記述來到一個句點,世界卻朝著另一個方向繼續寫下去。

 

筆者記憶中的1968是個灰暗的一年。越戰和冷戰持續著,但更加令人沮喪的是另一位歷史巨人也相繼隕落了。美國黑人民權運動領袖馬丁路德金早於兩個月前亦不幸遭暗殺。甘迺迪和金生於同一個亂世,雖然來自截然不同的背景,但卻越走越近,最後的人生在1968年走上同一個交叉路上與世長辭。

 

甘迺迪和馬丁路德金:命運的相遇

 

馬丁路德金,黑人民權領袖、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羅拔甘迺迪,美國前總統約翰甘迺迪的弟弟、美國司法部長、參議員、總統候選人。

 

兩人之中,馬丁路德金當然更為後人認識和稱頌,由牧師之子到走上神職及和平抗爭之路,其實比較平坦。反而,羅拔甘迺迪的路,卻顯得荊棘滿途。生於政治世家的甘迺迪家族,可謂含著金鎖匙來到世上,卻一直活於哥哥JFK的影子下。當哥哥於1963年被暗殺,一切彷彿已經完結,但甘迺迪在幾年間成功找回他的使命。

 

命運將兩位巨人帶到一起。在政治路線上,甘迺迪和金由衝突走到合作。很多後期才認識甘迺迪的人可能不知道他剛出道時,其實走右派路線,與參議員麥卡菲一起打擊美國共產黨員,形象予人「冷酷無情」。其後打完左派便將矛頭指向黑社會滲透的工會。不過,當協助哥哥參選總統時,發現了黑人票源,可算是因政治功利而認識馬丁路德金。兩兄弟的良知彷彿被喚醒了,過去他們相信和追求的北方人眼中的所謂公義,只不過是南部實行的種族隔離政策下的種種不義,當放在眼前時,豈可不理?

 

就這樣,甘迺迪兩兄弟入主白宮後,就成為馬丁路德金「說不出口」的盟友。爭取平權、協助登黑人成為選民,對抗南部政府的暴力鎮壓,都不過發生在短短不足三年間。不得不提的是,JFK當時還要面對蘇聯冷戰和古巴危機,直至1963年11月22日,不幸在達拉斯遇刺身亡。

 

妥協但不能違背公義

 

JFK一走,詹森總統接任,甘迺迪失去方向,馬丁路德金失去盟友;美國面對的最大危機變成越戰和國內反戰浪潮;馬丁路德金的民權運動,亦開始走向停滯不前的悶局。

 

激進暴力派抬頭,金也面對自己的良心發現:雖然過去努力與美國主流妥協,盡量表現「愛國」,至今如何能繼續對越戰噤聲?不過,參與反戰活動卻令他失去中間派白人的認可。雖然得到了諾貝爾和平獎,獲得世界認同,卻在美國本土兩面受敵。

 

另一邊廂甘迺迪好不容易在哥哥遇刺的陰影下重新站起來,成功當選紐約參議員。馬丁路德金向右走,甘迺迪卻向左走,發現了他的新使命——消滅貧窮。無論是黑人、拉美裔人甚至白人,如果在全世界最富有的國家,有人的檯上沒有食物,有學校的圖書館沒有書,還可算什麼強國?在越戰問題上,甘迺迪最初仍然比較小心,然則反戰立場逐漸向左走。

 

政治,的確需妥協。不過,良心和社會公義的立場卻不能妥協。我們充其量可以為了爭取更大的公義目標,尋求廣泛支持而改變策略。這個平衡不易做到,甘迺迪和金,都為此賠上了性命。馬丁路德金被白人殺死,甘迺迪卻被不滿他支持以色列立場的約旦移民殺死。

 

我認識和喜歡上羅拔甘迺迪,是三十多年前看Arthur Schlesinger寫的甘迺迪傳記。最近閱畢了《The Promis and the Dream: the Untold story of Martin Luther King Jr. and Robert F. Kennedy》,卻給我一個截然不同的角度。一個人稱無情的辣手律師,如何成為受弱勢社群所擁戴、代表著他們希望的人物?

 

馬丁路德金死時39歲,甘迺迪離世也只是42歲半。如果甘迺迪沒有死,1968年的美國總統可能就不會是尼克遜。那麼,今天的世界,會不會更溫柔?如果如果,我們不會知道歷史的另一個樣貌。知道的是他所追求的公義、平等、和平、富同情心,我們仍然在爭取。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