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透明問責 重建警民關係 (信報「專業議政」專欄)
2017-02-28

香港警隊透過過去幾十年建立聲譽,但其公信力日漸在濫權和警隊高層傾向安撫警員之中摧毁。警隊運作的透明度亦常為人咎病,往後如何修補警民關係,重建市民對警隊的尊重,值得深思。

 

七名警員在佔領運動期間毆打曾健超,被判「襲擊致造成身體受傷」罪名成立,其中一人「普通襲擊」罪名成立,被判囚兩年。有大批警務人員參與所謂『特別代表大會』,大會稱有逾三萬名警員及家屬出席,成為香港有史以來最大型警察集會,更有人發表自比為被納粹德軍迫害的猶太人的驚人言論,又以粗言一呼百應,行為令人震驚。

 

警隊認為判刑令尊嚴受損,公眾卻看見執法人員知法犯法濫用私刑,在管理層護短之下,對濫用暴力死不認錯。警察工會更公開要求要訂立辱警罪,保護有公權力、特權的一方,而非根據法治精神,保護弱勢者。美其言是『阻嚇作用』,實際上是用法例鎮壓市民。

 

港台1974年製作的《獅子山下》節目近日在網上再被廣傳,當中警官對因為貪污而形象低落的年輕警員如此忠告:『警察的聲譽不是別人贈予的,而是靠你們的一言一語、一舉一動去爭取回來。』

 

警隊樹立形象不能靠以武制人或法例鎮壓,而必須以事實證明警隊在維護法紀和公義上不會雙重標準。現時警察投訴課及監警會未能有效制衡警員違規行為,如今『暗角七警』成為警察濫權的代名詞,如何和修補受破壞的警民關係,避免為日後更激烈的警民衝突埋下導火線?

 

警隊與其大費周章在社交媒體進行宣傳形象工程,不如以行動協助社會監察警權。在警員濫用暴力問題同樣嚴重的美國,2015年5月時任總統奧巴馬推出『警隊開放數據計劃』(Police Data Initiative),促進執法部門、科技界、公民社會組織和研究人員合作,利用開放數據提高警隊執法工作以及監察警隊的透明度,改善警隊形象和警民關係,至2016年全國已有超過76個地區的警隊開放近一百多項資料集。

 

當中的數據不只是籠統的資料例如罪案數字,更包括許多有助公眾深入了解警民互動的資料,例如求助數字、採用武力次數、截停行人和車輛次數、搜查次數、投訴調查及紀律處分、被重複投訴的警員人數、警員受傷報告等。在政策鼓勵和資源配套支持下,不少網上平台例如全國性的Public Safety Open Data Portal、區域性的Open Data Policing、芝加哥的Citizens Police Data Project等紛紛成立,蒐集和令公眾更容易接觸及了解警務工作的數據。部份地區的數據更細緻到警員進行截查或搜查的日期時間地點、性質、原因,和被搜對象的種族、性別和年齡。

 

若警方希望重建警民關係,應採取高透明度和問責的態度,讓公眾查閱和分析警務資料,而警隊亦可利用數據分析趨勢、加強內部問責和改善與民眾互動。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