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流動電視風波揭示的廣播政策矛盾
2014-03-20
  • 通訊事務管理局辦公室,只是執行機構沒有權力修例。
  • 令人最看不下去的是,有人政治先行,漠視政策甚至以之為輔。

連日來王維基與通訊辦隔空鬧戰,不少人都想不明白,何以《電訊條例》和《廣播條例》自相矛盾,令王維基好像無論如何都會違法?

撇除確定不會採用的CMMB制式不談,港視要使用DTMB制式廣播的話,按通訊辦的說法,因為用戶能透過大廈公共天線接收,所以變相能向超過5000個本地住戶提供服務,按《廣播條例》規定需要免費或收費電視牌照,但取得牌照所需的時間和難度眾所周知。 通訊辦反建議的DVB-H或者其他制式又如何?通訊辦說DTMB制式能透過大廈公共天線「入屋」,所以要申請廣播牌照。假使王維基另行採用制式A開台,當技術改進或電視內置解碼器,這個制式A也能「入屋」之時,屆時便要依法辦事。

整個討論的其中一個重點,是關乎當局是否仍然技術中立。理論上只要流動電視服務提供者,用甚麼制式廣播都不會有所限制,這點在有關當局的政策文件上都白紙黑字寫清楚。技術發展快速,引用《廣播條例》將免費電視牌照的要求加於按照《電訊條例》提供流動電視服務的持牌人身上,就正正突顯出條例的矛盾和落伍之處。不過,通訊事務管理局辦公室,只是執行機構沒有權力修例,所以在今次事件上無可避免地成了磨心。

事已至此政府做得最錯的,是當初「一男子決定」扭曲既有電視場開放的政策,否決港視的免費電視牌照申請。港視以所謂「鑽法律漏洞」的方式爭取啟播,也是商人在合乎法律框架之下,為自身謀取最大利益,在香港這個商業社會也是習以為常,令人最看不下去的是,有人政治先行,漠視政策甚至以之為輔。這套做法,不單是港視正面對的,也是全香港共同面對的嚴峻難關。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