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社交媒體與政府管治
2015-04-23
  • 網上動員的政治對沖也成了常態。
  • 反觀香港政府在網上世界的參與,則相對保守和落後。

 

科技創新改變人與人之間的溝通和交流方式,現在都是人所共知的事實。近年政界的不同陣營都了解到社交媒體對輿論的重要性,投放不少人力物力經營網上媒體,宣揚己方的立場,亦藉此聚集志同道合的各界人士,形成政見相近的群體,累積不可忽視的政治力量。

持續79日的佔領運動,以至後來催生出來各區「傘兵」參政,都是靠互聯網連結眾人,發展出令人意想不到的新形勢。當然,網上動員的政治對沖也成了常態,早期泛民支持者時常採用舉牌自拍表態的做法,已被另一方陣營依樣畫葫蘆。執筆時便有網民「自發」,舉出「我要真水炮」、「唔食飯都要水炮車」等口號支持撥款,但這些都是充撐出來的反向政治表態。

在佔領運動結束後,曾有學者撰文分析社交媒體影響力,提及到Facebook 上具影響力的專頁。除了統計這些專頁的「讚好」數目,還統計各專頁的中介度,即是內容被分享和轉發的次數。首20名中介度最高的本地Facebook 專頁中,只有2個持有反佔領立場,證明其網上影響力仍然有限。不過,在建制陣營的不斷學習和投資下,擴大其網上影響力只是時間問題。

反觀香港政府在網上世界的參與,則相對保守和落後。即使有網上的宣傳和造勢運動,都是流於表面的公關技倆,空有資源和財力,但宣傳效果卻未如理想,甚至招人笑柄。例如早前政府新聞處在Youtube 上發佈的影片,以落後的製圖和嘗試貼近潮流的旁白來支持當局的房屋政策,引來劣評如潮,顯示政府內部沒有認真探討如何認真運用社交媒體貼近民意,更遑論嘗試以社交媒體聽取民意,因為這個政府根本不用對民意負責。

然而,眼見近年建制陣營花在網絡輿論的投資不斷增加,不但開設新的媒體平台,還斥資賣廣告,甚至製作宣傳片, 藉以提高知名度,目的就是左右輿論,製造可為政府所用的民意。即使政府不積極善用互聯網,也有建制派代理輿情工作,令互聯網繼續成為政界的必爭之地。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