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選舉冊遺失 恐令種票者逍遙法外(信報「專業議政」專欄)
2019-04-12

繼2017年特首選舉期間遺失載有370多萬名地區選民資料的電腦後,選舉事務處再次遺失選民資料,由於今次明顯涉及公職人員刻意隱瞞,比上次事件更為嚴重。然而,上次事件政府官官相,至今無人問責,筆者今次絕不容政府再次推搪責任,「放生」涉事者。

 

種票案證據「被消失」

 

當年選舉處遺失電腦後,私隱專員接獲近2000個投訴,立法會要召開特別會議商討,顯示社會各界均高度關注;當事件鬧得沸沸揚揚時,原來早於一年前已遺失選民登記冊。選舉處於選舉日當天沒有第一時間報警處理,手法甚有問題;2017年,當社會高度關注選民資料遺失事件時,選舉處繼續緘默,是二度隱瞞事件。

 

時隔兩年多後,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聶德權周二偕同總選舉事務主任黃思文終向公眾承認事件並道歉,可是局長指事件屬「行政失誤」和「內部溝通出現問題」,意圖輕輕帶過,這種態度完全不能接受。

 

上次特首選舉後,發現遺失的兩部載有300多萬選民資料的手提電腦,資料經過加密,勉強仍可靠密碼保護,但今次「遺失」的選民登記冊直接列有8000多名選民的姓名、地址、身份證號碼,以及有否在選舉當日領取選票的關鍵資料。

 

2016年立法會選舉期間,有傳媒揭發資訊科技界功能界別出現「種票」,當時發現懷疑有政協、地產代理商、裝修和運輸從業員新登記成為資訊科技界選民,當中有人否認自己從事資訊科技行業,顯示有人濫用訂明團體入會程序,提供虛假資料登記以取得該界別的選民資格。筆者就此到廉政公署舉報,及後廉署拘捕72人涉嫌「種票」。

 

2016年立法會選舉後,因廉政公署核查選民身份須開封選舉資料,發現有選民登記冊不翼而飛。有傳媒發現遺失選民登記冊的偉盈選區剛好有68名資訊科技界選民,令遺失的登記冊成為資訊科技界「種票」案的關鍵證據。

 

若廉署要檢控「種票」案的被捕人士,除了證明有不合選民資格的人收取利益而登記成為IT選民,更要證明該不合資格的選民在選舉日曾到票站領取資訊科技界的選票。若發現有人刻意毀滅證據,可能構成妨礙司法公正。

 

選舉處一再遺失大批選民個人資料,該處的內部管理和監督絕對是嚴重的行政失當,當局追查偉盈選區選民登記冊「被遺失」之外,必須通盤檢視其他選舉資料的情況,若有其他選舉或選區的登記冊「遺失」,問題或更加嚴重。

 

與2017年事件不同的是,選舉處人員選擇隱瞞事件超過兩年,如果傳媒沒有揭發,相信公眾仍然蒙在鼓裏。選舉處展現的「專業及盡責」,到今次誠信受到質疑,絕非僅僅「行政失誤、溝通問題」一句,便可釋公眾疑慮。

 

憂司法公正受妨礙

 

公平公正的選舉是香港的核心價值,但多年來傳媒揭發的「種票」事件甚少有人受懲處。若IT種票案因為關鍵證據在選舉事務處保管期間「失蹤」,導致不能把違法者繩之於法,恐令這些不法分子日後照辦煮碗,繼續舞弊。

 

2017年遺失的電腦至今仍未尋回,今次涉事的選民登記冊已遺失超過兩年,尋回的機會微乎其微。遺失電腦至今無人問責,政府的調查報告只推搪內部指引不清晰、員工不了解,下不為例等等,高層及前線員工可撇清責任全身而退,顯示單靠政府內部調查,最終又再不了了之。

 

今年稍後有區議會選舉,明年有立法會選舉,政府對選民資料保障的兒戲態度,會否對選民登記運動造成負面影響?私隱專員在遺失電腦後要求選舉處採取改善措施,如今再發現遺失個人資料知情不報,會否採取更嚴格的執法行動?

 

今次事件的嚴重性在於是否有人企圖妨礙種票案的調查甚至檢控,警方必須嚴謹調查,否則容許種票的人逍遙法外,將嚴重損害香港的選舉制度。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