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開放政府數據仍須努力(信報「專業議政」專欄)
2019-01-07

香港政府一直被批評公開的數據資料落後於其他國家,不少部門對外發放資料時仍用非機器可讀的文件格式,例如PDF檔,令記者、研究人員和程式開發者都需要花大量時間處理方可進行分析。政府資訊科技總監辦公室上周公布政府開放數據計劃,預料明年開放逾650個數據集。有明確的開放數據計劃和政策,總算顯示出特區政府有決心推動部門公開數據,急起直追。

 

經過多年推動開放數據運動,各地政府都不約而同地朝數據FAIR的目標進發,即是容易尋找(Findable)、容易取用(Accessible)、可互通性(Interoperable)和可用性(Reusable)。香港政府經過幾年後,終於落實開放數據政策遲來的第一步。在外國開放數據運動正朝什方向發展?香港如何可借鑑其他地區的經驗,令投放到開放數據工作的資源產生最大的效益?

 

首先,如何量度開放數據是否「成功」是個值得探討的問題。單單用機器可閱讀格式發放政府提供的資料,如當局所言是為智慧城市和創新提供原材料,亦是先決條件。然而,提供數據之後,促進數據的運用同樣重要。

 

促進數據應用同樣重要

 

不論是對於公眾或是數據的發放者本身,如何連結不同的資料啟發更多的公眾討論,甚至促進跨部門合作創造對社會有價值的服務,應成為下一步的目標。另一個可以衡量開放數據效益的方法,可以是主動發放經常被索取的資料節省政府部門多少人力物力。

 

每次立法會會議上議員提出的質詢、或者《財政預算案》公布後,議員都會提出大量問題,不少都需要人力整理數據提供答覆。除了把部門早已計劃發放的資料用機器可閱讀格式發放,政府亦可以分析經常被市民、議員和傳媒索取的統計數據,以及《公開資料守則》索取的資料,考慮主動地透過資料一線通平台發布,節省資源用於提供公共服務。

 

政府可以多元化方法量度開放數據的成果。簡單如計算數據集的數量、下載次數、瀏覽次數之外,亦可定期進行用戶滿意度調查,甚至量度每個數據集要求和按照《公開資料守則》提出的要求從接獲、處理到完成的時間,並同樣向公眾公開交代。這些統計可以與各個開放數據計劃完成度的實時資料合併,成為量度開放數據進展的儀表板,提高透明度。做得好的部門更獲得嘉許,鼓勵把經驗向其他部門和機構分享。

 

應用開放數據有助發掘解決社會問題和未被發現的新需求,構建平台讓開放數據的提供者、使用者和持份者加強溝通和合作。其中一個方法是舉辦主題形式的駭客松活動,例如醫療、房屋、教育、環境、物流、運輸等。而定期舉辦開放數據主題的高峰會交流數據集的運用,亦值得政府撥出更多資源支持。

 

應增政府內部運作資料

 

政府的開放數據計劃內甚少關於政府運作本身的資料,顯示與外地政府的做法仍有一段距離。英國政府要求政府中央的透明度數據同樣需要在網上平台發放,例如超過25000英鎊的支出、超過10000英鎊的政府合約、公務員疾病和缺勤數據、政府部門支出、官員的利益申報和薪資、性別工資差距、部長和高級官員所獲禮品款待、旅行和會議、超過500英鎊的政府支付卡使用情況等。

 

監督落實開放數據政策,單靠資科辦發出指引並不足夠監督成效。筆者多次建議設立首席數據總監(Chief Data Officer),與此同時《檔案法》和《資訊自由法》盡快立法必不可少。澳洲政府2018年7月就《數據分享與發放法》(Data Sharing and Release Bill)進行諮詢,旨在為開放政府數據政策定下法律框架,並建議設立全國數據專員、數據保管者、獲授權數據機構、獲信任的數據用戶的角色和責任。

 

經過多年爭取,2018年12月美國國會終於通過《開放政府資料法案》(Open Government Data Act),要求美國聯邦政府機構在保護私隱及國家安全的前提下,以開放及機器可讀取的格式,在網上分門別類發放和供外界使用政府數據,待總統簽署便能成為法律。

 

香港政府有開放政府數據良好意願,但要達致預期的效果,需要聽取公眾意見、持續具體地量度成效,甚至應研究把開放數據政策變成法定要求。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