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零工經濟興起:勞工權益保障須檢討(信報「專業議政」專欄)
2018-06-20

長期以來,讀書畢業後找份好工,待工作一段時間然後升職加薪,期盼享有退休保障,這是過往為人熟悉的就業形式。然而,千禧一代追求工作意義,以及能夠平衡工作和生活的模式,有些人會選擇在正職之外「秘撈」,甚至直接用「炒散」方式維生。

 

彈性工作者逾50萬

 

不少年輕人更愛以「Slash族」(斜槓青年)自居,同時擁有多種職業身份。不少90後都懂得善用科技,能夠憑一部電腦或手機,加上一技之長,透過互聯網平台或應用程式賺取外快。

 

近年共享經濟興起,開車載人、送外賣、寫文章、拍影片、管理社交媒體、做家務,甚至帶狗散步,都可以在網上平台找「秘撈」。

 

去年,青協一項調查訪問超過500名15至34歲在職青年,超過一半受訪者表示,過去一年曾彈性就業,近三成人從事每周不足30小時的兼職工,追求興趣和自我實現。員工職位、工作性質和規則正全部被改寫,人人都是自己的老闆。

 

共享經濟把消費者和服務供應者連接起來,所產生的工作機會令每個人都可以更靈活地以自己的時間取得額外收入。「零工經濟」(編按:又稱散工經濟)崛起,令自由工作者在有需求或特定時間內提供服務,不受地點限制,也非如以往長期受僱於機構,傳統「朝九晚五」的定義也逐漸轉變,「鐵飯碗」基本上已成絕響。

 

在全球經濟前景不明朗的大環境下,愈來愈多企業傾向以招聘合約員工和短期工,代替聘請長期工。一些較專業、知識密集和需要創意的行業更加流行零散工,例如IT人可以網上接到寫App和網頁設計的工作。數碼經濟正衝擊過去的勞工保障制度,權利處於正規員工與自僱人士之間存在的灰色地帶的,更被稱為「危境員工」。

 

據政府統計處2018年第一季「綜合住戶統計調查」,香港的彈性工作人士(包括自僱和兼職僱員)合共超過50萬人,當中21.6萬屬於自僱,但並無針對自由工作者的數據,自由身工作者的福利和收入亦無從得知。

 

「炒散族」用自僱方式較多,面對較大的失業風險,一般的帶薪假期、退休保障、意外保障缺乏,遇到勞資或合約糾紛更求助無門。例如外賣速遞員和召車平台的司機遇到意外,出事後發現公司沒有保障的例子比比皆是。

 

離開相對安穩的就業環境,成為自由工作者看似自由自在,背後風險較高,工作穩定性和事業發展階梯難與正職相比;更甚的是,不時面對平台更改規則。香港的勞工保障制度又會否與數碼經濟與時並進,保障彈性工作者免受壓榨,甚至要求「假自僱」削減保障?

 

香港落後其他國家

 

英國政府2017年委託以4人專家小組進行有關就業模式的研究,探討現今在「零工經濟」、工作自動化等趨勢下的六大主題,包括事業發展和持續進修、彈性就業形態、為弱勢社群創造工作,以及支持新商業模式等。

 

該研究諮詢了商界、勞工界、行業組織、學者和公眾,得出如何處理剝削、勞工權益法例不清的問題的建議,旨在令工作變得更加公平。

 

今年2月英國政府公布的Good Work Plan包括多項建議,特別針對零工經濟中「自僱人士」的定義,以及如何加強對服務提供者的保障。承諾將會研究立法提高自由身工作者的權益,例如給予索取明確合約權利、研究如何定義他們的工作時間以納入最低工資保障。

 

新加坡今年2月發表由政府、勞方和商界三方合作歷時一年、有關自由身工作者的研究報告,建議制訂聘用自由工作者的守則、提供調解工資糾紛的服務、開發適合彈性工作者的保險產品,並研究隨付隨繳的醫療和退休保障。

 

香港政府雖然不斷提出發展創新經濟,但在應對科技帶來的新興就業機會方面缺乏前瞻。勞福局最近回覆筆者有關彈性工作人士勞工保障的立法會質詢,只一再重複《僱傭條例》並不適用於自由身工作者,並沒有檢視目前統計方式、法例保障的不足,明顯落後其他地區。政府會否借鑑外地經驗,開展一場關於如何保障「危境員工」的大辯論?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