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香港網絡自由的倒退?
2016-10-25

十月的康乃狄克州紅葉處處,筆者獲邀出席由聯合國促進及保護意見及表達自由特別報告員舉辦的研討會,為特別報告員明年提交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的報告提供意見。

我向與會者講述了香港近年網絡自由受到侵蝕的情況並不令人樂觀,不只執法機構在向互聯網服務供應商要求披露用戶個人資料或移除內容時做法有欠透明度,更有濫用不誠實使用電腦罪意圖打壓市民網上表達權的問題發生。

執法機構濫用法例灰色地帶

多年來,執法機構在未有申請法庭許可下向互聯網服務供應商提出披露資料及移除資料的要求。在業界多番努力下,執法機構在2013年起逐漸以正當途徑先申請法庭搜令後提出要求。但是相關法例的不明確性及執法機構仍欠透明度的做法令香港的網絡自由如履薄冰。

執法機構利用法例的灰色地帶,在截取或監控市民透過流動電話網路及互聯網傳送的通訊(例如Google Hangouts,WhatsApp,Telegram等)內容時,往往都未有遵從法例要求向法庭申請許可,執法機構更拒絕向我透露有關的資料和數字。政府在上屆立法會提交《截取通訊及監察條例》的修訂案,卻拒絕將條例擴闊到流動電話網路及互聯網傳送的通訊。

不能令白色恐怖和監控成為常態

更令人堪憂是執法機構近年越來越針對社交平台進行言論打壓,並用不誠實使用電腦罪選擇性執法,試圖營造寒蟬效應。不誠實使用電腦罪從原本立法時主要針對用電腦進行詐騙的預備工作,演變到今天政府口中「透過使用電腦干犯其他罪行」的「萬能Key」。今年,律政司終於表示將研究檢討第161條,但究竟何時才見結果?

上年,從維基解密洩漏的一封電郵揭發了廉政公署曾向世界知名的黑客團體 The Hacking Team 查詢一套名為 Galileo Remote Control System 的軟件,政府至今拒絕回應是否已經購入該套軟件用以監控市民。而近年越來越多人使用大陸的網上購物平台或其他服務都令個人資料不小心落入大陸官方單位的手裡。 借用正在上演的《斯諾登》電影中的一句話「The modern battlefield is everywhere」,面對當權者試圖縮窄我們的網絡及言論自由,我們除了警惕更要奮起捍衛。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