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香港與北愛:極權打擊抗爭的歷史教訓(信報「專業議政」專欄)
2019-10-08

了解歷史真的很重要,才不會重複過去前人的錯誤。林鄭月娥在數日前的記者會上被問到烏克蘭《反蒙面法》的後果時說,她不清楚當地情況。她身為特首,作出50年來首次引用《緊急法》的決定,卻不了解只是5年前烏克蘭政府立法禁止蒙面後引發的反抗和革命,實為無知、無能及極為鹵莽地把香港推向更危險的境地。

 

強權只令對立加劇

 

如果林鄭不懂烏克蘭,沒有看過近年相關的紀錄片,以她這位50後讀社會科學的高才生,應該聽過北愛爾蘭由上世紀六十年代開始延續30多年、人稱The Trouble的抗英歷史吧?七十年代的電視新聞,除了越戰,經常都聽到貝爾法斯特(Belfast)這個地方,就是北愛爾蘭的首府、抗爭的中心點。

 

資深前CNN新聞記者Mike Chinoy曾經派駐北愛,也曾經在北京報道「八九六四」,多年來也作不少香港回歸前後的報道。他上星期撰文比較香港和北愛情況,讀後實在令人擔心,香港掌權者正在重蹈歷史的覆轍。

 

北愛和香港,都是曾經或仍然受英國管治。北愛60多年前開始抗爭對抗英國,而香港卻是在從英國殖民地主權移交中國20多年後,才由「反送中」運動展開一發不可收拾的反抗浪潮。兩地抗爭背景和對象不同,然而背後都同樣有身份認同的問題:在北愛,你是英國人、基督教新教徒,還是愛爾蘭人、天主教徒?在香港,我們是香港人,還是中國人?

 

北愛人想脫離英國,香港人想取回曾獲承諾過的「一國兩制、高度自治」和真正的民主。但當權者的反應都同樣以敵意、鎮壓對待。兩個抗爭運動,開始時都是單一訴求,香港是反對「送中」條例,北愛則是爭取在英治下的基本人權。

 

當權者以強權回應反抗,什麼都「夠票就過」,人民出來和平示威,當權者回以催淚彈,結果就如Chinoy引述一位記者於1971年所寫:「催淚彈有巨大的力量,團結群眾的互相同情及支持,並對施放催淚彈的一方產生共同仇恨。」差不多50年前的觀察今日仍適用,無論在5年前香港雨傘運動或從6.12開始的抗爭,香港政府重複歷史錯誤,受罪的始終是老百姓。

 

北愛和英國政府,拖了近10年,在上世紀七十年代初才極不情願地開始改革。最主要的是引進比較公平的選舉制度,不再以改劃選區操控結果,以及公共房屋改革。這些豈不也是香港人的核心訴求,無論是北京認為「已經足夠」的土地房屋政策,還是我們爭取具有開放參與和保障實質競爭的真普選?

 

政府必須修補裂痕

 

太陽之下無新事,強權面對民眾抗爭,都不肯面對他們的基本訴求,於是訴求愈來愈多,強權愈是要「止暴制亂」,抗爭者的手法卻愈趨激烈,這是歷史不變之道。香港政府在無知、自私,以及只為政治利益的建制派慫恿下,仍堅持以《反蒙面法》令抗爭升溫,令暴力擴大。這幾天所見根本是意料之內,卻仍有建制派要求「加辣」管制互聯網,惟恐天下不亂。

 

林鄭的所謂「對策」就是躲在錄影機後喊話,挑撥和理非支持者「割席」。這是絕對不會解決問題的。拖延不肯回應核心基本要求,不只分化社會,更會令雙方武力升級。北愛的經驗完完全全就是如此:警隊被給予無限權力協助政權企圖解決政治問題,無後顧之憂地濫捕和用酷刑,結果只令仇恨加深,抗爭者更團結。

 

如何才能走出困局?當年北愛的和解第一步,就是查明真相。當時英國和北愛地方政府不肯查,北愛人權律師就把案件拿上歐洲人權委員會,尋找「外國勢力」協助,才能揭出恐怖暴力鎮壓的真相,從而迫使英國和北愛政府面對。香港在中國的控制和阻撓下,要把真相提到國際層面將會更困難。

 

近日有傳藍絲的士撞人,「私了」更多,蒙面警員對倒地市民拳打腳踢。雙方武力繼續升級,如果不立即處理只會愈來愈失控。北愛最後出現極端的「共和軍」,沒有人想香港步入那種狀況。林鄭和警方口說「暴徒」愈趨「恐怖主義」,但行為猶如自我實現預言。不要忘記,街上的激烈行動正是回應強權暴政的專橫打壓,停止的方法只有一個,就是政府面對人民的訴求。

 

如果香港的高官、政府公務員還有一點良知和理性,請不要繼續用極權把香港摧毀到體無完膚,而真正為市民想,以完全公平獨立的方式調查整件事件,修補裂痕,挽救我城的未來。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