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香港5G發展何時起步?(上)(刊於立場新聞)
2017-04-20

現在用手機串流看直播、聽音樂、追劇、打遊戲已是生活一部分,加上手機型號推陳出新,高清拍片影相和Apps越來越『食data』,數據要『慳住用』,一不小心便可能要交數百甚至上千元;數據用得多,費用則節節上升,作為用家,當然希望用最低價錢獲得最大用量、最快速度和最穩定的連接。即使用較貴的計劃,在人多擠逼的地方(尤其是繁忙時段的港鐵車站),手機上網都可能會變慢甚至無法連接。若探究這些問題的原因,便要追溯到頻譜政策的影響。

想像頻譜是一條馬路,頻譜供應越多,頻寬越闊,便有越多人可以同時使用。頻譜是有限的公共資源,不同頻段有不同用途(如電視廣播、衛星服務等),好像馬路專用線的安排,都是政府規劃的責任。相較於4G,5G有更快的上網及傳輸速度、更低的延遲,理論上最高傳輸速度將可達到10Gbps,比4G快一百倍,將對我們日常生活帶來突破,因此前瞻性政策更顯重要。

歸納各方意見,目前頻譜政策有三大問題:頻譜供應稀少、拍賣價高者得、規劃太慢太遲,不利發展5G。被動因循、抬高頻譜價格的政策,間接令消費者付出的流動數據價格提高,有礙整體數碼經濟發展。現在一人兩三部流動裝置平常事,如何避免網絡大塞車?

頻譜拍賣形同另類「高地價政策」

近年政府以給予現有營運商優先權,和類似土地拍賣的『價高者得』兩種方式指配頻譜。根據通訊事務管理局的頻譜供應表,香港由2013-2019年都不會有新的頻譜供應予流動通訊服務使用,將在2020年將舊有的到期頻譜「循環再用」、重新拍賣而不會推出新頻譜,「土地供應」嚴重不足,「高地價政策」直接影響到每一個使用流動通訊服務的市民。過去5年政府從拍賣流動網絡頻譜的收入達76億港元,頻譜價格接近全球最高,天價費用會否轉嫁到用戶身上,或令服務質素下降?

全球電訊商組織GSMA本年二月底發布與頻譜訂價相關的研究報告,指出高昂的頻譜價格與更昂貴、品質更低劣的流動寬頻服務有關,並估計由於數據價格上漲,消費者在部分市場錯失相當於2,500億美元的經濟效益。

通訊局最近就2G頻譜的拍賣及指配展開第二輪諮詢,建議先優先指配四間現有通訊商一部分頻譜,而餘下的六成將以拍賣方式指配。要讓頻譜發揮最大效益令整體社會得益,只用價高者得的分配方式是否最恰當有效?庫房從拍賣頻譜所得收入應該回饋市民,例如投資於提升通訊網絡基建和研發5G應用,改善偏遠地區網絡連接、研究更多增加頻譜供應的技術方案等。

今次重新拍賣的頻譜接近現有總頻譜的40%,規模頗大。政府應考慮比純粹由市場定價更有意義的安排,例如透過政策鼓勵通訊商承諾增加技術投資、推廣創新應用、提升客戶服務等,方能發揮最大效益。

5G先進技術應用:頻譜供應先決

世界各地政府都已開始為推出5G流動服務的安排及規劃頻譜,以往香港的3G和4G流動通訊都發展得比較早,但5G通訊卻大大將落後於其他地區,必須急起直追,確保在發展智慧城市及交通系統、人工智能及物聯網等等科技應用方面不落後於人,更重要的是提供有利環境推動香港的科技創新。

自從國際電信聯盟2015年無線電通訊會議(ITU WRC-15)定出3.5吉赫及700GHz頻帶以提供流動通訊服務,各國政府積極處理重組700GHz頻帶並規劃用途,例如法國、德國及台灣已經拍賣出該頻段,英國通訊局亦將於2018-19年度指配,中國亦已經在該頻段完成LTE試驗。過往幾年筆者在立法會多次促請通訊局盡快規劃5G發展,至2017年第一季才開始研究如何騰空頻段和重新分配,已是錯失先機。

筆者在立法會多番要求政府預早處理及重組(re-farm)3.5吉赫頻帶,讓香港的5G服務可以盡早推出市面。通訊辦力撐,不認為香港在頻譜政策方面滯後於其他國家,將待2019年的無線電通訊會議於2020年決定及頒布5G頻帶及標準後,才開始展開編配的規劃工作。當時已有本地流動電訊服務商公開表示,政府推出的頻譜少,進度緩慢而落後於其他國家,遲遲拒絕頻譜交易,而頻譜供應的路線圖不清,令業界不知如何作長遠規劃。

為何儘早規劃5G發展如此重要?如今通訊局正式開始籌劃,如何追回錯失的時間和機會?下回再談。

 

香港5G發展何時起步?(下)(刊於立場新聞)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