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和平佔中首次相討日後記
2013-06-10

「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的相討日,順利完成,成為香港民主發展歷史的新一階段。作為一個新的嘗試,一個近千人參與相討和工作的活動,在反對者的滋擾聲中,仍然能和諧地完成,代表了香港人的理性。

然而,相對香港人的理性和成熟,是梁振英的無理和無知。他今天說:

「在特區政府未推動諮詢工作之前,亦在社會上未有人提過任何政改方案出來的情況下,去搞一些犯法、破壞社會秩序的行動,令人質疑他的動機是否為了犯法而犯法。『佔領中環』這個行動,根據主辦方所提出的計劃,是不可能不犯法。最近法院就類似案件判決時,亦有了很清楚的一個說明,特區政府有決心去執法,防止及處理任何犯法的行為,這是第一個不可能。第二個不可能就是,根據主辦方現在計劃的『佔領中環』行動,佔領中環一旦發生的話,是不可能和平的,無論是主辦方自己組織的『佔領中環』行動,或其他人士利用這個概念,騎劫這個概念的行動,是不可能不犯法,以及不可能和平的。」

這說法,只是重覆的恐嚇佔中是犯法的,還「唔知醜」地說「在特區政府未推動諮詢工作之前」,好像梁振英與特區政府互不相干似的,不推動政制諮詢當是不關他的責任似的,在他應該自知自己民望之低時,是為無恥。誰不知佔中將會犯法?只有梁振英既不敢正面承認佔中是公民抗命,也不敢說公民抗命下的犯法也是一樣判罪。這樣毫無道德力量的恐嚇語言,多說只會增加佔中的吸引力。

「中環人」參與不足

在昨天「和平佔中」的第一個相討日,以下是我部分的觀察和意見。

有些與會的朋友說,「和平佔中」過於「中產」,基層市民不易明白和參與,有一位甚至說不能不與勞工問題如標準工時掛鉤,否則基層怎能有時間參與。這當然是謬論,「和平佔中」要爭取的是民主普選,民主不只是為了任何一個別階層利益,這種掛鉤不只是騎劫,更是中了共產黨製造階級矛盾和鬥爭的毒計。

相反,我認為「和平佔中」現時最缺乏的,不是基層的參與,反而是中產、商界和專業人士的參與。戴耀廷教授當初提出佔中時,本來真的令不少人以為,是為了感動社會中堅分子,讓他們了解和接受,要得到民主,就必須要付出;而這些人,當然中堅分子必須包括中產,甚至「中環人」,佔領中環也需要獲得中環人的支持,而非只想佔領幾條街,阻礙人家返工或商業活動的運作。

不過,佔中提出後,最熱中討論的,始終是社運、政黨人士等,甚至學民思潮的中學生,可惜的是,如是者便失去了令社會中堅,特別是非政治和社運常客參與的機會。「和平佔中」現時須要做的,是把聚焦民主普選對不同階層的訴求和利益的關係,建立他們對「和平佔中」的正面觀感,和令他們知道能如何以不同方式和力度參與、支持或至少在觀念上肯定。

不要以為爭取中產、商界和專業人士支持「和平佔中」和民主不可能,我就認識不少這些支持民主的中環人,只不過「和平佔中」暫時未有以「engage」他們為目標。

「每天十六億」的恐嚇謊言

另外一個重要的工作,就是要反駁建制派那些佔中會令外商撤資、每天損失多少十六億的謬論甚至有意圖恐嚇的謊言。有位香港經濟學者,竟然以香港每天GDP的五分之一為估計佔中的經濟損失,和王國興計算「拉布浪費公帑」的「經濟乘除數」同出一轍,如此類推,王國興可以去大學教經濟了。

就算是中環癱瘓了一兩天(沒有人相信香港會有這麼多人公民抗命,當局會讓情況持續這麼久),等於多一天半天的黑雨或十號風球,算是什麼?再說,在今天的資訊和科技世界,什麼商業機構必定需要人人齊集中環辦公室才能運作,尤其面對一個預先張揚,企業早有方法可以面對的示威活動?我相信,「和平佔中」需要找來有心和支持民主的本地和國際知名的經濟學家提供不同的論述,以正視聽。

一位參加相討日的朋友說,「和平佔中」要定出佔領整個中環的那裡,例如交易廣場,我不禁笑了。交易所的大腦,早已搬去將軍澳堆填區旁邊的工業邨的數據中心,其他的金融機構、香港各大企業的情況也一樣。如果真的要令香港工商界癱瘓,不如佔領將軍澳工業邨,那裡還包括了香港最大的中、英文報紙和最大的電視台!

當然,我不是建議佔領將軍澳工業邨,只不過是想指出,佔中是個象徵性的和平示威行動,大家不要對其對經濟的影響太過認真,也不要中了對手的奸計,轉移視線,偷換概念,連自己都誤以為真的會有那麼大的經濟損害。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