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是時候認真思考創科局角色和權限 (UNWIRE. PRO 專訪)
2015-10-09

創新及科技局自梁振英上台以來便不停成為新聞議題。經歷過兩次撥款申請失敗,可預見立法會十月復會後將再次提交並很大機會得到通過。香港立法會資訊及科技界議員莫乃光接受 Unwire.pro 專訪時表示,既然創科局很大機會成立,現在應集中思考該對創科局工作成效的期望,當然,亦應避免最多人關注的官僚作風和部門各自為政情況延續。

應趁早考慮創科局工作優先次序

把成立「創科局」作為政綱的梁振英,上任後已兩度向立法會財務委員會提交成交創科局的撥款申請,外界均預期決議案將在十月立法會復會後再度提交。

社會各界對創科局的成立意見分歧,支持成立的認為創科局可協調不同政府部門制定更適合創新科技的政策,反對的則認為有關建議空洞,而且創科局是否有權力制定、甚至執行各種創新科技相關政策,也是一個疑問。

「我覺得現在已不必再討論是否該成立創科局了,一來已討論了很久,二來其實很多人都明白科技發展的重要,反對的只是對梁振英沒有信心,而不是科技局本身。我一向覺得制度上是應該有創科局的,當然明白大家都只是不信任梁振英,但實質上社會是需要創科局的。」莫乃光說。

莫乃光認為,有了之前兩次經驗,今次政府在十月再度提交議案,能通過的機會很大。「今次政府再提交審議,開會時間很充足,相信通過機會很大。既然我們知道通過機會很大,那倒不如趁早考慮有哪些事是創科局做到的,又有哪些事不想它做,及早準備。」

缺乏角色統籌政府不同部門協調

政府看待資訊科技策略的拙劣,由構思「聰明城市」一事上已經體現。莫乃光認為今天政府很多政策都缺乏統一和長遠的目光,不同部門想一些個別項目出來做,試下是否「一條好橋」,但作用不大,應該集中統籌、打通部門之間的障礙。

事實上,各國政府推動智能城市都有一套統一的思維,但香港的確缺乏一個角色去統籌不同部門之間的合作和協調,結果只是各自為政。「要做就應該集中去打通各部門,而各部門也應該考慮自己的角色。正常做法是,去主動尋找城市哪兒出了問題,像鉛水、塞車那樣,然後用新科技去解決這些問題。」

他說:「但香港現在好像是每個部門互相問對方『有無想法?』,只要有一些個別項目不是大工程,而部門又能做得到的便去做就當完成差事,這並不是真正『聰明城市』的思維。」

外行人來管缺乏科技業界視野

最近有新聞指政府部門的智能手機應用程式使用率低,甚至有個別應用的下載數只有雙位數,教人質疑成效。其實這也反映「外行管內行」的問題。莫乃光表示曾向政府查詢各部門的資訊科技管理組(ITMU)負責人的職級資料,發現不少只是該部門內部同事擔當,部分則會向 OGCIO 請一個資深的系統經理。

「看回資料,如果是向 OGCIO 請來的業內人士負責的部門很少出事,部門開發的手機應用也有較佳的使用率,像香港電台就經常被讚,反而其他部門就往往出問題。」

莫乃光提到,部門把 IT 放到什麼位置也是關鍵:「不是說這個負責人不濟,而是他不能作主。如果能把 IT 部門提升到 CIO 的水平,在構思時已經不同,否則只會淪於寫一個 App 簡介部門工作這種項目,預算花了卻沒有任何效用。」

莫乃光認為,成立創科局的出發點正是如此。如果缺乏一個高層次的視野,只會高不成低不就。

面對新科技問題香港反應慢

莫乃光拿出早前在《星期日明報》的投稿署名文章解釋:「最近香港很多『共享經濟』跟法律有衝突的新聞,例如 Uber、Airbnb、Segway、本地導賞團、Crowd Funding 和私房菜等,其實都存在新經濟與舊法例有衝突的情況。」

他解釋文中提到的六項新經濟,其實沒有一項是由創科局負責的。Airbnb 和本地導賞團歸民政事務署管轄,Uber、電動自行車是運輸署,眾籌屬於財經事務及庫務局,而私房菜則是食環署。每樣好像都跟科技有關,但實際又不是創科局負責,那是否創科局成立了就真能改善問題?

又例如愈來愈多人討論的「無人駕駛機」,現在其實沒有對應的條例監管。目前僅有一條例適用於無人機,只是對它有重量限制,超過某重量就不能飛。至於它可能涉及的私隱問題,甚至像美國般把它擊落後又有沒有法律問題,面對這些新科技帶來的問題,香港的反應實在太慢。

「很多人用新加坡跟香港比較,說新加坡也沒有科技局,但其實新加坡資訊通信發展管理局(IDA)就在做類似角色,而且有一個很強的執行部門。如果香港也有一個這樣強的執行部門,那就算沒有科技局也沒關係。否則的話,我相信有一個科技局會比較好。」他說。

應鼓勵在本土創新推動本地科技行業

那是否代表有創科局就可以?莫乃光冀望創科局能有足夠影響力,可影響到不同部門政策以幫助業界,但亦擔心它只是流於 OGCIO 和創新科技署的角色,對科技行業的直接幫助不大,或需要太多時間。「現在行業面對最大問題是請不到人才,創科局範圍內可做什麼事?或是影響到其他部門什麼事?」

「如果面對香港市場太細的問題,是否只一味要香港公司做大陸生意?我是很反感這種簡單思維的。其實香港市場已不算細,比不少國家還要大,經濟影響力也更高。如果其他地區有做什麼政策去推動本土市場,為何我們沒有做?」

他就特別提到「香港市場不用香港貨」的問題,以新加坡為例就有補貼本地的中小企公司,採購回新加坡本土公司的 IT 商品。由於本地公司的價格競爭力往往不及國際大品牌,如果單看價格決定採購的話一定不符「價低者得」標準,而這種補貼就能使價格劣勢損失,協助本土 IT 公司發展,也鼓勵本土經濟。

「政府一味叫香港到中國開公司,或是鼓勵香港人北上,先撇開不是人人都有條件開公司不論,這政策其實只是鼓勵人才離開香港,也沒有促進香港本土經濟、增加本地就業的效果。我們擔心的是政府缺乏能力去跨部門解決問題,利用科技去幫助本土創新或科技應用,促進本土的經濟發展。」

科技讓官僚問題更明顯

其實 Uber、Airbnb 並非真的是新事物,就算沒有它們存在,過往一樣有「白牌車」和「無牌旅館」的問題。科技出現是解決現有問題,但 Uber 和 Airbnb 只是解決「客源」的問題,並沒有解決在治安、消防方面的問題,但卻因為科技平台令生意門檻變低,「白牌車」和「無牌旅館」的現像也不得不正視。

「理念上是應該支持創新、支持共享經濟,但無可否認也有例外,並不是因為創新就什麼都可以。但最低限度不是鐵板一塊,什麼也不做不錯,而是提供諮詢的機會。不是有了創科局就要挾住所有部門,說『共享經濟是神聖的』,只是要把它納入規管,並非什麼都扮看不到。」

而對創科局的期待,正是能用新科技的視野來看問題,能夠發揮影響力影響其他部門在處理新科技時可用較新的思維來處理。香港政府官員最常被詬病的是「官僚」,而新科技則進一步把這問題突顯出來,因此莫乃光寄望有創科局後官員不要用官僚的心態去拖延,嫌麻煩、怕得罪既得利益者。

「但創科局的角色也要更明顯。確實很多問題都需要其他部門配合,例如推動本地 R&D 研發,外國的確佔開支很高比例,但別忘記有不少其他來自私人企業。如果創科局想加強香港創新研發並非都要由政府出資,但就可能要修改稅務條例鼓勵私人企業在香港做研發,這已經不是創科局一個部門的事了。」他說。

現在官僚心態往往覺得麻煩,或是覺得其他人會騙取政府的支援,因此寧願「斬腳趾避沙蟲」,但莫乃光認為這樣其他反而令真正有需要的人得不到幫助:「難道因為有人會扮窮人去食物銀行,就寧願全部都不做嗎?」

制度存在的話才更有機會做得到

「如果真的要討論,的確所有的事,無創科局都可做到,但有創科局亦可以做到這些事。但很多政策、土地、人力、資源、法例、投資等配合,就需要各方面共同去配合,的確是跨了很多不同部門。現在香港十個問題,九個都跟部門之間缺乏統籌有關。如果有一個創科局,有一個高層次的、專責的角色去統籌,是否更易打通關節?」

「我不會說『有反而比沒有還差』,我覺得這是不能成立的。但是否一定要有創科局才做到?也沒有人能這樣篤定。但我相信『有不會比沒有還差』,的確沒人能保證有創科局就一定成功,但制度存在的話才更有機會做得到。所以還要看由誰去做、政府是否真正在支持。」

「另一個問題是專注。現在負責科技的其實是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蘇錦樑,但這根本是政策錯誤,讓科技政策、通訊事務、旅遊、工商等都全部由商經局負責,神仙也做不到那麼多。這令局長不能專注在科技政策上,自然也沒法有期待。因此我期待把工作分出來讓創科局負責科技政策,由具 IT 專業的人負責,在工作量的角度來看也是好事。」他說。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