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守護香港(信報「專業為公」專欄)
2015-10-12

上周五晚,4000多位香港大學的師生、舊生和其他市民,齊集港大開心廣場,抗議校委會否決任命陳文敏為副校長事件,集會派發給參加者的貼紙,上面寫的是「守護港大」。

校委會本科生代表馮敬恩公開多名委員的發言內容所引起的爭議,關乎保密責任與良知、公義和公眾知情權之間的抉擇,上周筆者已在本欄討論;不過,當有些人質疑馮敬恩的誠信(integrity)時,他們不得不知,誠信在倫理學上定義,包括誠實和跟隨堅定的信念和原則,而誠信的相反,就是偽善(hypocrisy)。假如馮敬恩對這些委員的妄語聽而不理,這不才是偽善?反過來說,那些說了出口,卻不敢面對後果,選擇躲在保密慣例後面、不肯面對師生舊生及公眾的委員們,難道才算誠實,才算有誠信?

今天香港,豺狼當道,歪理說得多便可當真。反對委任陳文敏的校委中,有部分說是因為任命會「令港大進一步分裂」,但在邏輯上,是項任命有人支持,有人反對,其實任命與否,都可能令港大進一步分裂,那為什麼這些校委依然堅持反對?

政治勢力 「報復」港大

道理很簡單。唯一解釋只可能是,如果任命通過,反對任命的政治勢力,必向港大「報復」,可能包括資源、學術合作等各方面;相反,他們會想,否決任命,那些支持任命的人,卻做得什麼出樣?唯有在這角度解釋,「令港大進一步分裂」才「解得通」。換句話說,這些本被視為高級知識分子的港大校委,寧願在強權淫威下屈服。

上周五下午,立法會內務委員會和財務委員會舉行每年度互選主席和副主席。建制派破壞多年既定傳統拒絕協調,囊括兩個最重要的委員會的正副主席位置。一如建制派壟斷絕大部分事務委員會的正副主席一樣,漠視代表近六成市民選票選出的民主派議員,利用功能組別議席所製造的不公平,進一步全面控制議會運作。最諷刺的是,未來一年的內會和財會主席,都是「零票當選」的功能組別議員。

令人心寒的是,另一位零票當選的功能組別議員林健鋒,竟理直氣狀地說泛民咎由自取,因為是我們去年突襲工務及人事編制兩委員會的正副主席先違反協議。不過,事實並非如此,反而是建制派在本屆立法會第一年,已率先在部分事務委員會選舉中違反協調突襲泛民,包括資訊科技及廣播事務委員會。之後的所謂協調,已是建制派單方面、選擇性的「假協調,真施捨」。直至今年度在36個事務委員會的正副主席位置中,「施捨」5個給泛民,這才是事實真相。

做不做主席對泛民議員個人意義不大,但對建制派乘機控制所有委員會制訂議程的所有權力,削弱立法會根據《基本法》監察政府的職能,卻兹事體大。此例一開,恐怕建制派不會輕易讓議會內的權力分配回復舊觀。

從回歸以來的溫水煮蛙,到梁振英治下的香港,已變成一個強權可以不顧一切,橫行霸道、指鹿為馬的地方。港大這樣,立法會如此,香港人如何守護香港,是歷史給這一代人的責任。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