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2018年,我們絕不放棄!(信報「專業議政」專欄)
2018-01-03

揮別險惡的2017年後,我們仍然置身一片驚濤駭浪之中,2018年我們需要的是更加團結。

香港制度50年不變的承諾,轉眼只剩下30年。然而,香港的制度和核心價值正在加速倒退。在北京「實施全面管治權」主旋律之下,以林鄭月娥為首的特區政府、立法會內的建制派,以至商界的紅色權貴已全面臣服。中國特色的法治就是一言九鼎:中央說了算,視條文如無物。在北京眼中,香港反抗極權管治的聲音,都是有待清除的「低端人口」。

港儼然踏入威權社會

自2016年開始,無理剔除立法會參選人資格和政治審查選舉廣告內容;利用人大釋法「搬龍門」,先後強行取消6位立法會議員的資格,直接廢掉20多萬市民的選票;然後去年底更順着劇本,建制派乘虛而入,趁民主派失去議會否決權而修改《議事規則》,自閹議會監督權,鞏固立法會主席權力,進一步收窄議會的抗爭空間。

去年8月,社運抗爭者刑期覆核開審,政府千方百計把參與社會運動的人送進監獄,意圖殺一儆百,嚇退民間的反對聲音以打擊民主運動;在議會內外、大學、傳媒等營造不容置疑和反對的氛圍,香港儼然踏入威權社會。

政府去年11月強行通過西九「一地兩檢」方案,在立法會建制派多數席的議會霸權下,以圖取得立法會的假授權;縱使民主派議員和社會要求全面諮詢,政府在建制派護航下,辯稱市民接受,那是再一次示範黑箱作業。

一地兩檢為23條開路

民間關注組及法律界人士過去多次指出,方案有違《基本法》第18條,實際執行時有大量法律灰色地帶。大律師公會最近罕有地發表嚴厲聲明,批評「一地兩檢」方案缺乏法理基礎,等同全國人大常委會「說了算」,形容為回歸後落實《基本法》的最大倒退。

人大決議「一地兩檢」方案,猶如一些電腦程式隱藏的惡意軟件。政府未有釐清方案的法律疑點前,便自願放棄西九高鐵站內地口岸區的司法管轄權,只為配合北京的最終目的:為《基本法》第23條立法掃除所有可能出現的阻礙,包括來自議會和法院的挑戰。

西九「一地兩檢」方案、《國歌法》等將於今年進入立法工作。香港大學法律學院首席講師張達明日前發表文章〈「一地兩檢」是「項莊舞劍」〉所說的,令人極度憂慮——若立法會通過法例,在香港區域範圍內實行內地法律,有機會因為違反《基本法》而由香港法庭裁定無效;他預視人大常委有機會再次釋法,令人大常委確認為符合《基本法》規定的本地立法,香港法院必須視為符合《基本法》。

北京下一波攻勢已寫在牆上。全國人大權威壓倒《基本法》和香港司法制度,法治面對前所未有的嚴重衝擊。一旦通過23條立法,香港猶如徹底奉行中國法律,下一個劉曉波隨時出現在我們身邊,我們須全力抵抗,決不能放棄抗爭。

建制派粗暴修改《議事規則》後,民主派在2018年的立法會復會面對的是已全面失衡的議會,任何反對聲音將受到更嚴重的打壓。在如此艱難的時代,我們無路可退。

今年元旦,筆者再次與民主派支持者一同走上街頭,抗議政府過去兩年打壓異見,意圖滅聲,侵犯市民權利和自由。我們同坐一條船,不論路線、理念有何差異,面對中共步步進逼,我們只有團結一途,才能合力還擊。

3月補選要扳回一局

眼前要做的,就是透過民主派1月14日初選,把遭釋法粗暴奪取的議席一席一席拿回來,重新取回否決權,才能堅守議會抗爭的最後防線。中共威權管治之手已經兵臨城下,3月補選對民主派是否扳回一局、重整力量,甚為重要。

「直到最後都不能放棄希望,現在放棄的話,比賽就結束了。」筆者的新年願望是連結議會內外,就從3月的立法會補選重奪3席開始,以選票表達對威權管治說不,不讓香港繼續往下沉。或許一次又一次的動員令人疲憊和失望,但我們沒有放棄和分裂的條件。讓我們重整旗鼓,衝破鬱悶的政治高氣壓,一起捍衞香港的核心價值,爭取真正的民主制度。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