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全民退休保障制度》議案發言稿
2012-10-24

主席,本港至今仍然沒有全面的退休保障機制,而隨着人口老化,長者數目大增,老年貧窮的問題越來越嚴重,全民退休保障在近年得到社會各界關注,是非常合理的。可是,這議題在政府的施政上卻得不到足夠的重視,其優次位置也沒有提高。

本港人口老化的情況如此明顯,雖然政府明確指出人口老齡化是本港面對的重大挑戰,但卻未見政府有任何回應。令人痛心的是,長者貧窮問題較我們想像中嚴重得多。香港號稱“國際都會”,但我們天天看到長者拾荒維生,退休保障的不足,事實已在眼前。

另一方面,已經實施了10年的強積金,本來是香港退休保障的支柱之一,但說得俗一點,“打工仔”退休後要依靠強積金就真的是“死路一條”。強積金回報低,管理費高,本來“打工仔”可以自行選擇如何適當處理自己的投資,但被迫以強積金方式儲蓄反而使款額失去了“一大截”。

其實,國際組織近年也非常關注全球的老齡化問題,呼籲各國盡快設立自己的退保制度。2009年1月,經濟合作及發展組織(OECD)與世界銀行聯合發表報告,指出很多亞洲國家在實施退休保障制度方面,仍未能應付未來20年快速增長的老齡人口的需要。報告內列舉多國所面對的問題,包括退休金覆蓋率低、退休金金額遠低於生活開支。但很可悲的是,我們香港這個國際先進城市正面對相同的問題。

內地近年也積極改善其養老保障系統,在2011年展開城鎮居民社會養老保險試點工作。國務院在“中國老齡化事業發展‘十二五’規劃”中,亦應對人口老化問題作出部署,推展農村社會養老保險及城鎮居民養老保險制度,明確中央及地方政府就養老金的統籌分工責任,並建立養老金額調整機制。雖然內地的制度體系未必適合香港,但內地政府對退休保障問題並沒有迴避,這種重視態度是值得香港借鑒的。

香港真的迫切需要檢討現行的退休保障機制,尋求穩定的財政收入來源,滿足長遠照顧老齡人口的需要。盡早開始儲蓄資金是至為重要的,這樣才能累積額外的財政儲備,以照顧未來10年可能出現的大量長者。我們不能對這個問題視而不見,因為現行制度根本無法供養日漸增加的老齡人口,屆時如果要削減其他範疇的公共開支,便會製造更多不必要的社會矛盾,窒礙社會的發展。如果不能制訂妥善的應對措施,老齡人口可能真的會對特區政府構成更沉重的財政負擔,影響整體的財政穩健。

公共專業聯盟就全民退保這個問題,在過去幾年進行了多項研究,亦希望政府盡早關注這些問題,作出籌謀。但可惜事與願違,特區政府始終沒有真正就退休保障問題的嚴重性和迫切性作回應,一直以沒有共識為拖延的藉口,連推行全面諮詢討論也不願意,而中央政策組亦沒有公布退休保障所作研究的結果。

公共專業聯盟就“全民退休金”所作研究顯示,在相關數據支持的基礎上,一再確認有關財政開支在“三方供款”下是整體社會可以負擔的,並且是可持續、以世界銀行倡議的“多重支柱”的理念為依據的。

政府應該發揮其領導角色,帶領社會建立共識及優化方案,而並非只是推說未有共識。為維護計劃的財政穩健性,政府亦應盡快展開全面諮詢,以求可以盡快開始注資,盡快推行全民退休保障。否則,越遲開展,政府需要注資的金額便只會越來越大。

可惜的是,政府現在推出的“長者生活津貼計劃”雖然可幫助部分最有需要的長者,但卻未能令社會覺得政府有決心面對全民退休保障的問題,令社會和議會均出現分化,這實在令人遺憾。

我們基本上不反對資產及入息申報,但我們認為政府真的要立即檢討全民退休保障,展開公眾諮詢,訂立推行的時間表。此外,政府亦應改革強積金制度,改善僱員的退休保障。我們支持原議案和大部分修正案支持全民退休保障這個大前提,雖然我們並非完全同意他們反對長者生活津貼引入資產及入息申報的立場,但我仍然希望我們的投票能以推動全民退休保障為前提。

所以,我會支持所有支持就引入全民退休保障作諮詢的議案,包括張超雄議員的原議案,以及部分的修正案。雖然我未必完全同意部分修正案的細節,但我覺得推動全民退休保障檢討是至為重要的。另一方面,由於田北辰議員的修正案刪除所有關於全民退休保障的措辭,連要求諮詢的字眼也刪除,我是不能支持的。

主席,我謹此陳辭。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