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優化失業綜援》議案的發言稿
2013-01-24
1.        主席,田北俊議員的原議案短短一句,提議「杜絕濫用失業綜援,以便集中資源幫助真正有需要的人士」,這個議案「表面OK,暗藏殺機」,人格謀殺了不少有真正需要的綜援戶,此話何解呢?問題出在「以便」兩隻字,講成要杜絕濫用失業綜援,先至可「以便」集中資源幫助真正有需要的人士。如果冇咗這兩隻字,我諗我都仲可以支持這個議案。翻查記錄,廿七萬綜援受助人當中,只有幾百個詐騙綜援個案,一千個都唔夠。假使政府真的可以做到零濫用,我地特區政府是否窮到要靠杜絕濫用所慳下來的公帑,先至夠錢幫助有真正需要的廿七萬綜援戶呢?
2.        再者,甚麼叫濫用?我在街上見到有D橫額話有手有腳唔好濫用綜援,令我覺得對眾多有真正需要而拎綜援,但又真係有手有腳的人,是有冒犯性的。在自由黨報告入面,原來話持續申領失業綜援的人數倍增,就是綜援制度「養成倚賴心理」,呢D係乜野推論呢?搵唔到工係咪就係等於懶呢?
3.        在報告入面仲引用嶺大的快樂指數調查,指綜援人士達70.2分,比月入三四萬的夾心階層的66.9分還要高,直指其原因是「自力更生支援計劃」監管不力,令綜援戶可以只需做工時短的「荀工」,所以就快樂。嘩!睇到份報告寫成咁,我嘅快樂指數都直線下降喇!
4.        社會上確實有唔少人因為各種原因而搵唔到工,最明顯的就係低技術的中老年人士。你估佢地唔想搵工咩?實情就係僱主都唔太想請佢地,唔知大家有冇留意,近幾年果D大商場嘅保安員好多都好後生?後生仔點解去做保安我原因我地暫而不談,不過這個簡單的例子就已經可以畀大家睇到中老年人的就業機會係正在縮窄。政府出廣告叫人唔好年齡歧視,要唯才是用。出得咁嘅廣告即係社會上都有呢個趨勢喇!所以根本呢班人都係社會和政府發展經濟不力的受害者,佢地係需要我們幫助,需要我們體諒的,而非標籤他們是懶人。
5.        主席,基於以上種種理由,我係不會支持田北俊議員的原議案,原因始終係都「以便」兩個字,所以我反而會支持譚耀宗、陳志全、湯家驊和梁耀忠議員的修訂中刪除「以便」兩字以及其他的補充。但鄧家彪議員的修訂中要求訂立標準工時,我覺得這在現階段是未得到社會共識的,亦對很多行業有很大影響,所以我有保留。
6.        最後我特別想提,梁耀忠議員講到增設墟市、小販認可區以及重發小販牌,我係同意的,因為對低技術人口來說,從事小販擺賣較容易維生的方式。而我們公共專業聯盟在花園街大火後,曾在去年中發表意見書回應政府的公眾諮詢。
7.        其實社會環境轉變,政府不應再因循守舊,只從小販影響市容衛生的角度出發,應重新確認小販的正面存在價值。其實例如天水圍這些偏遠新市鎮,跨區工作成本大,正正需要發展地區經濟。重發小販牌,再劃指定墟市讓他們擺賣,既可以讓綜援人士自食其力,亦可讓低收入人士改善收入,進而振興地區經濟,甚至成為旅遊區,一舉多得。
8.        我地香港有廿七萬綜援戶,唔可以怪市民,因為普遍香港市民都是勤奮努力的,但這並不代表領綜援就是懶,就是冇骨氣。我地應該反思的是為何香港這個國際城市,庫房有二萬二千幾億儲備,但堅尼系數依然達到0.537,已經遠遠超過0.4這條國際慣用的警戒線。這代表甚麼?這代表我們不應該怪人窮,我們應該怪特區政府,為何手握龐大儲備都能夠容忍貧富懸殊去到這個地步,為何政府的思維會覺得劏房係窮人恩物,有存在價值?我只能講一句,只恨「政府滅貧不努力,冷待基層十五年」。
9.        主席,本人謹此陳詞。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